跨越半世纪,中国“新潮音乐”渐入佳境

孙慧  | 上海音乐厅 |  2014-10-07 20:03 点击:
【字体: 】   评论(

只是洋洋洒洒半个多世纪,中国音乐便跨越了西方世界用几百年时间才得以走过的艺术旅程,并以渐入佳境的状态不断上位。

差不多刚好一百年前,后来成为中国专业音乐教育开拓者的萧友梅先生,为祭奠当时的革命党黄兴、蔡锷等人,借鉴了德国作曲家贝多芬的《葬礼进行曲》曲体创作了管弦乐作品《哀悼引》,当属国人在这一领域的最初尝试,其发轫之功不容忽视; 荏苒十三载,于1929年,在日后成为上海国立音专(上海音乐学院前身)教授并享有盛誉的华人作曲家黄自,将自己对已故女友的深情眷恋,写进了他在美国耶鲁大学音乐学校的毕业作品之中,殊不知,正是这首名为《怀旧》的管弦乐序曲,成为了我国现代音乐史上第一部得到国际性赞誉的交响作品,中国作曲家正式涉足交响乐这一成熟的西方音乐体裁,而中国的交响乐之路,也就此发端。

之后,西方传统音乐开始大面积闯入并截断中国古代音乐的发展进程,以学堂乐歌为主流,进而辐射至学校音乐教育、专业音乐创作及社会音乐生活等领域之中,中国音乐开始以西方的语言说话,向着“西方音乐”体系靠拢。

不过到了上世纪80年代,随着时代变革与社会进步,西方现代音乐形态、观念开始强势涌入,仿佛伴随着一道裂隙般的璀璨光亮,西方非传统音乐的火花划破了中国艺术的宁静长空,从此造成对我国音乐发展之路的二度隔断与分岔,即阻滞了先前按照传统西乐模式所建立的行进体制。

在诸如罗忠镕、朱践耳、王西麟等老一辈作曲家率先对既有音乐观念作出突破性的尝试,创作了一系列以现代技法为表现形式的作品之后,仍旧摸爬滚打于音乐学院之中的青年作曲家们紧随其后,从最初的艺术追寻与创新冲动:努力探索“西方现代创作手法”与“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契合点;到不断对焦自身所处的立足原点:达到二者的相互渗透乃至水乳交融,风起云涌之间,中国作曲家逐渐在世界乐坛崭露头角:谭盾、瞿小松、郭文景、叶小纲、陈其钢、陈怡,许舒亚、徐仪、何训田一个个闪亮的名字腾空而起,高调“入仕”。

由彼,见证了“新潮音乐”运动的浩瀚展开,三十年间,风云激荡,通过传统与现代技法融合的驱动,在求新与反思乐汇展衍的伴随下,在回归与升华观念互补的渗透中,大量优秀音乐作品被承托而出。无论从形式与内容;音响与结构;题材与内涵哪一方面言说,都不乏精华之作,这是国内现当代音乐创作多元及多格局发展的绮丽篇章。而今,这一潮流仍以不衰的势头迅猛前行,诸多中国作曲家已然身处世界乐坛的“风口浪尖”,涤浪弄潮。

由此看来,只是洋洋洒洒半个多世纪,中国音乐便跨越了西方世界用几百年时间才得以走过的艺术旅程,并以渐入佳境的状态不断上位。只是,由于历史之间,统摄着中西关系这一中心衡量准则,因此,当“纯粹外来”以强势置入“本土环境”并得以不断发展前进之时,一个似乎是中国作曲家们(包括留学或旅居国外者)所共同面对并为之倾倒的艺术课题不断显现,这即是:如何?在以现代创作技法为铺陈的音响表达形式中渗透中国传统文化的深沉底蕴;如何?在植根本土语境的前提下成功架构当代与传统、西方与中华、技术与内涵之间的桥梁,如何在西方业已自我颠覆的语境下,用流淌着“混生”血脉的灵魂,彻底褪去他者束缚的外壳,为纯粹自我的觉醒展翅飞翔,这些,大概即是为现当代中国音乐创作欲加驱动而提出的设问。

来源:上海音乐厅

原标题:我国的“新潮音乐”之路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新潮音乐, 萧友梅, 黄自,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