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特隆海姆的音乐激情:它凭什么打动观众?

刘雪枫  | 第一财经日报 |  2014-10-08 22:41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一个健康成熟且充满自信的音乐节,从来都是靠审美鉴赏力和充满灵感创意的节目设计打动观众,赢得良好的生存空间!


9月下旬到威古都特隆海姆参加音乐节,是人生一次弥足珍贵的际遇。不能想象如果轻易错过,将失去一次多么重要的审美体验和情感波澜。
  我总是被形形色色的现场聆听感动,但频频为这种带有日常性且并非名家登场的音乐表演而情不自禁地感怀落泪,这在从前还未曾有过。
  我在尼达罗斯大教堂听女管风琴师给一群孩子上管风琴特隆海姆参加音乐节课演奏《托卡塔》和《弥赛亚》时哭了;我在音乐节开幕音乐会上听德拉根用管风琴演奏马勒第五交响曲第二乐章“小柔板”以及特隆海姆独奏家合奏团及挪威合唱团演出马勒艺术歌曲《我是这个世界的无家可归者》时哭了;我也总是在笛子演奏家卡米拉·霍滕嘉吹奏萨利亚霍的《Noanoa》、《镜子》和《温柔的折磨》(Dolce Tormento)并将吟诵诗篇融入变化多端的气息之中时哭泣。
  第三首曲子我居然有幸听了两回,第一回是在音乐节开幕前夜的晚宴上,卡米拉一袭黑衣,像幽灵一样吹着黑色的短笛在昏暗的屋角发出呜咽的笛声和长吁短叹的诗句,我似乎能够感到她与作曲家的心心相印,和对我们时代的爱与悲悯。接下来,我彻底放松了对泪腺的管控,让快意的泪水尽情流淌。
  在小提琴家丹尼尔·霍普与特隆海姆独奏家合奏团的巴赫作品排练场(一座音效极佳的小教堂),巴洛克音乐的摇滚性和畅快淋漓的恣意放射出无比强大的刺眼光芒,以至于只要敢于直视那迷幻摇曳的场景,就一定被催发出享受极乐的热泪。我无法想象两天之后的音乐会上,他们要演奏当代作曲家马克斯·里希特重新谱写的维瓦尔第《四季》之时,共济会大楼音乐厅会发生什么,大地会发生什么。
  深深感动我的,还有来自生活在特隆海姆的各族孩子与年轻人在艺术家的配合下共同完成的“色彩汇聚”项目。今年是第三季,在音乐节期间表演两场。“爱与信任”是活动的主旨,不同肤色的孩子和年轻人将本民族的风格以自由写意的方式融入整体歌舞及马戏,他们各具天赋,以童真与稚嫩在舞台呈现大人的剧情,为观众席里的孩子描摹纯洁无瑕的世界。为孩子的表演做音乐伴奏的都是精湛的音乐家,他们一丝不苟,倾情投入,以自己的最佳状态极尽呵护与欣赏之本分。
  对我来说,当今最火爆的小提琴家丹尼尔·霍普与特隆海姆独奏家合奏团即将举行的马克斯·里希特“重作版”维瓦尔第《四季》的挪威首演,是每日念念不忘的期待,萨利亚霍的四幕歌剧《遥不可及的爱》的结束,意味着本届音乐节的高潮已经过去。换句话说,能够在一个室内音乐节看到这部当代最伟大的“室内歌剧”实属大幸,更何况作曲家每天都和你在一起,一起早餐,一起前往排练场和剧院,坐在离你很近的座位一起被音乐与剧情感动。
  曾经在八年前出演过该剧男主角的美国男中音歌唱家丹尼尔·贝尔切尔说,特隆海姆的多媒体音乐会版让他震惊至极,电影画面讲述的完全是另一个故事,却比原剧情更耐人寻味,这是一个伟大的创造。一个关于十二世纪的爱情传奇,与骑士、游吟歌手及朝圣者等关键词相联系,当理想中的爱遥不可及又孜孜以求之时,得失之间的心理变化成为千古话题。
  电影画面真实反映了互联网时代“社交网络”的精神困局,对每一个沉迷其中的人不啻为当头棒喝。听不懂法语歌词、看不懂挪威语字幕,但可听性很强的音乐毫不费力地引发了生理快感,实在是因为萨利亚霍颇具实验性的大管弦乐队的音响魔力,以及超高素质的挪威国家合唱团共同传达出的充沛能量无可抵挡。当晚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年轻的女高音艾琳·瓦尔唱出了随心所欲的境界,其声线之优美清亮,其音乐之深情婉转,对表现作品的悲剧性可谓具有压倒性的杀伤力,每每因为时差的折磨而欲“昏昏”之时,她夜莺般的歌声如醍醐灌顶,眼前顿现一片清朗明澈。
  一个健康成熟且充满自信的音乐节,从来都是靠审美鉴赏力和充满灵感创意的节目设计打动观众,赢得良好的生存空间。特隆海姆室内乐音乐节像我此前参加两届的勒罗斯冬季音乐节一样,即便有一两个大牌艺术家作为号召人物,但核心节目制作无不脚踏实地,以内容和制作水平取胜,“名不见经传”的音乐家所表现出来的艺术状态契合音乐真谛,直达心灵,他们不仅在享受上帝的馈赠,而且毫无保留地惠及旁人。他们是真正具有雄厚实力的音乐家,文明,道德,人格,灵气,总是与他们的艺术相得益彰。
  特隆海姆是一座滨海古城,峡湾又将老城区环成一个孤岛,琳琅满目的音乐会各具特色,不忍心错过任何一个,每日在岛上奔波,常常有四五场音乐会要赶着听,但最后一站总是在岛中之岛的Dokkhuset酒吧度过午夜最疯狂的音乐时光。在这间看起来更适合上演爵士乐的旧仓库改建的大厅,不仅有拉尔森兄弟与特隆海姆独奏家合奏团的挪威小提琴之夜,“萨利亚霍百分百”的特隆海姆交响乐团也在这里亮相。

很难想象在听晦涩而新派的严肃音乐之时,可以手持啤酒杯,身体随着音乐的节拍而惬意地扭动,此刻,大名鼎鼎的作曲家萨利亚霍就坐在你的身边。当然,最契合该场地风格的是刚刚获得全挪威爵士乐最高奖的Olakvernberg爵士乐队,而他们的魔幻之声竟也有特隆海姆独奏家合奏团的参与,那劲爆的节奏和玩尽古典范儿的音色再次证明无论何种音乐,在挪威便意味着极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刘雪枫

原标题:特隆海姆的音乐激情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特隆海姆音乐节,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