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数字音乐网站失败,10年后再战江湖,“数字实体”模式有戏吗?

于墨林 王华中  | 音乐财经CMBN |  2016-08-13 10: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顶真唱片店是一个在线数字唱片销售平台,好像和QQ音乐力推的数字专辑没什么区别。但在仔细对比后,我们发现顶真的数字唱片确实和各大平台正在销售的数字专辑有所区别。

文丨于墨林 王华中

编辑|董露茜

2005年,资深互联网人黄歆泉第一次创业做了一个名叫DOFALA的音乐网站,这个项目最初想仿iTunes模式做数字音乐付费销售, 但这是一次失败的创业经历, 100万元的资金一年就花完了,市场却还连个雏形都没有,后来转型做音乐早教,签约众多国内一线音乐制作人及音乐教育专家,希望找到适合中国的音乐作品及教育方法。

“我们做得太早了!” 黄歆泉对音乐财经感叹,此后DOFALA又坚持了几年,后来他不得不放弃,选择重新回到了互联网行业。直到2011年,在做手机视频业务的黄歆泉看到视频竟然有人付费了,这让他再一次产生了投身音乐创业的想法。那时候,智能手机还未普及但已经开始受到年轻人的欢迎,智能手机不仅“看”特别方便,“听”也特别方便,黄歆泉就想到要把实体唱片还原在数字媒介上,但还要包含实体唱片原本有的封套等等。

看好付费趋势,用互联网做音乐生意

2013年,黄歆泉把自己的想法做了一个PPT(顶真唱片店APP的雏形),和身边的朋友聊了聊。没想到在只有一个想法的情况下,黄歆泉就获得了一位房地产界朋友的第一笔投资。黄歆泉笑言,其实这位朋友连他要做什么都没看懂就坚持要投,还是因为这件事是自己做,他是一位少有的互联网行业中懂音乐的、音乐行业中又懂互联网的综合型人才。

“第一,顶真不免费,它卖的是音乐,解决的是音乐的核心问题——变现;第二,顶真不是用音乐来做互联网生意,而是用互联网来做音乐的生意,那么衡量标准也不一样。”所以,黄歆泉在动了这个念头之后,就知道这是一个很难做的项目。

尽管为顶真唱片拿到了一笔种子轮的投资,但因为他个人在国企做高管,领导不愿意让他走,加上当时音乐的市场条件又不成熟,黄歆泉便暂时放下顶真项目,把精力放到推动所在公司上市这件事情上。2013年,黄歆泉供职的公司与中影股份做了一家合资公司,他担任负责人,新公司主要做电影发行。

到了2014年,黄歆泉看到智能手机大规模普及,人手一台,支付便捷,视频网站的付费会员规模也迎来了增长。最早黄歆泉所在的公司为用户提供WAP端的手机视频付费点播,没有免费全是付费,他当初去的时候还特别怀疑,怎么可能用户会用手机看视频花钱呢?结果没有想到,收入涨得特别猛,到了2012年公司营收就过亿了,“涨得太快了”,职业经历让黄歆泉对付费趋势也特别敏感。

黄歆泉判断音乐付费的时代快要来了,2014年他立刻组建团队做了一个顶真的产品DEMO。2015年5月底,顶真唱片店APP正式上线。这段时间以来,黄歆泉也还无法全职投入到顶真唱片店的事业当中,他做的电影发行与影视圈打交道特别多,但是他不喜欢。“我的心思全在‘亲儿子’——也就是音乐这,我觉得电影行业太热了,而音乐行业大家都挣不到钱太奇怪了,那么多人喜欢音乐但挣不到钱,这肯定有问题。”

目前,顶真唱片店APP注册用户超过5000人,在互联网行业,这个数据实在是微不足道,但黄歆泉将目光看得更长远。“口碑正在一点点的积累,如果能到100万用户我就基本收支平衡,如果达到200万用户就可以盈利过舒服的日子了,我觉得在中国市场,200万为音乐埋单的用户还是有的。”

从全球来看,Spotify在全球拥有超过3500万订阅用户,Apple Music上个月告诉我们,其订阅用户数已达到了1500万的峰值,TIDAL则称其现有的订阅用户数为420万,将三家公司的数据加起来,全球的总付费订阅人数达到了约5500万。

那么,中国的用户付费规模能有多大?根据中信建投最近发布的研报,第一、对标国内视频网站的3000万付费用户来测算,国内数字音乐的会员年付费将达到30亿元(平均单个用户年费100元),考虑到国内付费模式比较多样且用途不同,综合来看有望达到50亿元,远超国内实体唱片目前6亿元的市场规模。第二、对标国外,如果按照流媒体巨头Spotify约30%的会员付费比例来测算(付费用户/活跃用户),国内目前音乐平台活跃用户超过2-3亿人,则付费市场有望超过60亿元。

显然,付费正在成为一股潮流。小而美的顶真就能在这股大潮中找到市场份额活下来,并获得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