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师老炮儿李小沛,三十多年只做一件事

李斌  | 音乐财经CMBN |  2016-12-09 18:16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近年来,李小沛又参与了很多发烧唱片的录制,在这个过程中,李小沛不是单纯的录音师角色,而是用自己多年的经验和对音乐的理解,参与了各种音乐风格的创作。

文丨李斌

校对丨于墨林

编辑丨安西西

全文2695字,阅读大约4分钟

央视每年的春晚曾经是艺人们挤破脑袋都想登上的大舞台,能上一届春晚的舞台是很多演员的梦想,能登上几届春晚的舞台,更是一个演员值得骄傲的经历。但有一个人,他从1983年第一届央视春晚开始到现在,已经参与了30多届,无论是演员还是演职人员,30多年轮换了不知道多少人,唯独他一直都在,这个人就是中央电视台总录音师、国家一级录音师李小沛。

李小沛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他的电影代表作有《没事偷着乐》《我的父亲母亲》《一个都不能少》《大腕》《南京南京》等。李小沛是国内最资深的录音师,也是多项声乐及器乐大赛的评委。李小沛参与过众多大牌歌星的唱片录制,他也最清楚很多歌手的唱歌习惯。在他看来,再好的歌手录歌也不会一次就过,唱的越好的歌手,越追求细节。

近年来,李小沛又参与了很多发烧唱片的录制,在这个过程中,李小沛不是单纯的录音师角色,而是用自己多年的经验和对音乐的理解,参与了各种音乐风格的创作。李小沛认为,最好的作品就是还原声音最美、最好的状态。

近日,音乐财经专访了这位录音界的老炮儿,与李小沛老师聊了聊录音师的那些事儿。

之前做了不少电影音乐,后来为什么做的少了?

李小沛:我是电影学院毕业的,所以之前做了很多电影,但现在基本不做了。之所以不做电影了,是因为电影录音不是录音师说了算,而是导演说了算,其实电影音乐跟录音师没什么关系。虽然很多时候导演会说,把音效的事情交给你了,但电影音乐一定是服从于环境情景的。

电影音乐不是独立存在的,一定是和对白、音效融合在一起的。所以在电影里,配乐一定是陪衬,录音师必须让音乐去烘托情绪、激发情感,音乐必须是背景。

做电影音乐有固定的模式,你不能做的那么独立,那么抢戏,那么有主导倾向,太独立的音乐在电影里没法用。

当你服从电影的艺术规律,把音乐做得让自己很满意的时候,一旦配到电影里还要做大量的修改,这个时候的音乐就不一定是我要的东西。如果音乐不是独立的,要服从于其他的内容,那你在做音乐的时候就不是服从音乐了,必须要服从音乐要服从的东西,受限就越来越多。所以后来做电影对我没有了太大的吸引力了。

实体唱片越做越少,除了数字时代的影响,还有哪些原因吗?

李小沛:唱片是一个纯音乐的东西,人们欣赏的就是音乐,所以做唱片可以站在自己的立场做真正需要的内容。但是现在出唱片也特别难,主要是唱片公司和歌手的想法对不上,一个很好的歌手,自己想出唱片,唱片公司也想帮他(她)出,但歌手更倾向于出自己的歌,而唱片公司更愿意出贴近市场的歌。

这就是最大的矛盾,歌手不会为唱片公司去唱歌,唱片公司也不会为歌手出唱片,一般都说不通。我之前也跟很多大腕们谈过,在他们声音最好的时候,应该出唱片。但看了他们的歌单,就不再往下聊了。

很多大腕们其实唱片很少,他们自己也想出,尤其到了一定年龄,艺术成就达到顶峰的时候,他们的声音会特别好,也特别成熟,过了这个时期就会开始走下坡路,这也是自然规律。但很多歌手还是希望唱自己的曲目,他们不可能唱别人的歌。但唱片公司更知道市场需要什么,所以唱片公司赚不到钱也不会给歌手出唱片。其实大家都没错,但在这个问题上确实没办法沟通。

现在的原创音乐并不少,但是大部分歌曲没有人接受,所以出唱片也只能选老作品,因为那些经典都是大浪淘沙淘出来的,是验证过的,大众接受并熟悉的。如今的唱片市场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唱片公司对出版每张唱片都相当谨慎。

给那么多歌手录过音,觉得哪些歌手唱功不错?

李小沛:国内的像韩红、孙楠、刘欢、那英、孙悦、毛宁都唱的不错。当年的那英唱的太棒了,声音好听又有特点,但唱流行音乐的歌手还是有年龄的影响,那英、刘欢的声音都不如从前了,但对于刘欢来说,他现在玩音乐更游刃有余了。

以前给这些大腕们录音的时候心情特别好,因为他们唱的确实好,而且这些歌手在那个年代不是靠钱、靠宣传推出来的,他们唱的非常好。但也有一些歌手唱功极好就是特点不够,最后没唱出来。

现在也有一些歌手唱的不错,比如曹芙嘉、王晰等年轻一代歌手,还有龚琳娜也是一位很能把握声音的歌手。

很多歌手在录音的时候不是很在意声音的细节,而是更在意这句歌词我没唱好,要求重新唱,或者调整唱法;而录音师更关注声音的细节和亲切感,所以歌手们关注的焦点跟录音师关注的点完全不一样。

您也录了不少纯音乐的唱片,感觉这块市场现在怎么样?

李小沛:纯音乐的唱片,演绎的一定是经典曲目,而且都是请高手们来演奏的。但近些年大师们很多都去学校当老师了,因为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去学校也是一个很好的归宿。他们又有那么高超的演奏技巧,桃李满天下也是大家所希望的。

但是大师们当了老师之后就变得学术化了,演奏也没有以前那么潇洒了,变得中规中矩,他们在演奏风格和方法上会有一些变化。而且出场费也更贵了,最后发现,要出唱片把这些大师们都请过来却录不起了,这就是过去和现在的变化。

对于唱片公司来说,都希望录原唱、经典、高手演唱和演奏,但其实都很难实现,所以录音师还怎么干,现状就是很多录音师没饭吃,大的录音棚也纷纷关闭。

做录音师门槛高吗?

李小沛:其实录音师的门槛不高,会录音不难,但录好音却不容易。各个行业都是这样,只不过有的行当比较明确,有的不明确。比如画画,画不好就是画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但录音好不好一耳朵未必能听出来。

录音的好坏对比可以听出来,录的不好一听就是干巴巴的,或者乱七八糟的。但还是需要掌握一些专业的知识,在一些比赛中,我们去评价一首歌的混音,大部分人应该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问题,很多专业的点评大家也听不懂,所以辨别好不好还是有一定的尺度。

录音行业以前跟现在有什么不同?

李小沛:三十年前我们刚做录音师的时候,什么都干,扩音、电视、电影等等,录音师不分细分专业。但现在录音师这个行业已经变得越来越专业和细分,成为了一个特别独立的专业。

无论是录传统音乐的、录音乐会的、录同期的,录分期分轨的,还有录选秀节目的、录电视节目的,这些都不一样,无论是在美学上、还是对音乐的参与程度上都不同,大家录音的方式方法也不同。

在多轨音乐里又很细分,做流行音乐的、做电音的、做民间音乐的,大家的行为方式也不一样,审美也不一样,把握的音乐风格和内容都不同。

作为一个做了30多年的录音师,在这个行业里经历了怎样的变化过程?

李小沛:从80年代开始录音做到现在,干了三十多年的录音师在北京还剩下不到10个人。当年大家都是大棚里的录音师,经历了模拟时代到数字时代的变化。但录音方法其实没什么变化,只是设备的变化,过去录音的时候必须搭调音台,必须有大录音机,这些设备都不是个人能承担的,一套设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现在录音就简单多了。而且如果不是到了数字时代,还不至于出现那么多录音棚,其实就是工作室。

老的录音师从传统录音到数字录音的过程中,还是有些困难,包括对电脑的操作,完全接受也要经历一个过程。大的录音棚和职业录音师还是比较规范的,必须清楚整个生产链条中的每一个环节,虽然是一项艺术活动,但同时我们也是一个生产单位,大家会做很多研究,开发一些新的录音方法,如何让录音做出来的效果更好。

大的录音棚都有比较规范的管理,出来的声音也不一样,后来出来很多录音软件,我们会做很多测试和研究,最后再决定用还是不用,用哪一个。对于新出来的硬件设备我们也经历了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最后发现很多设备看上去复杂,其实就一个功能。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录音师, 李小沛, 春晚, 中央电视台, 实体唱片,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