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大事,忘记名企,我们看看2016年有哪些音乐行业的新摸索......

于墨林  | 音乐财经CMBN |  2017-01-05 13:24 点击:
【字体: 】   评论(

对于当下正蓬勃发展的中国音乐行业来说,除了巨头布局、资本涌入和人才汇聚对行业产生积极正面的影响,一些新的摸索也在产生影响力。

文丨于墨林

校对丨李日晴

编辑丨安西西

对于当下正蓬勃发展的中国音乐行业来说,除了巨头布局、资本涌入和人才汇聚对行业产生积极正面的影响,一些新的摸索也在产生影响力。

我们曾盘点过很多国外的音乐科技创业公司,对于内地经历过被互联网摧毁到如今渐有气色的音乐行业来说,2016年这些摸索看上去并不算十分有创意,它或许借鉴了海外模式,也不一定开拓了全新市场,不一定成功走到终点,甚至可能迅速失败,但却以本地化的角度切入试图做一些事情改变些什么......

如此种种,我们认为它们值得被关注和记录。音乐财经在这里整理了发生在2016年音乐行业人士的一些新摸索,供大家交流参考。

(排名不分先后)

音乐人“直达”乐迷

模式:在海外,早就有了众多音乐人“直达”乐迷的平台,比如Music Glue,但在国内这样的平台一直没有建立起来。在2015年虽然有了像声音实验室这样类似的平台,但其主要特点还是UGC的社交,直到2016年底,汪峰的碎乐APP上线,它旨在让更多的音乐人可以直接与乐迷沟通,音乐人可以站着有尊严的活下去。

碎乐,意为碎片化的音乐,音乐人可以把与音乐相关的内容发到平台上,可能是排练室里的某个片段,也可能是某首歌的Demo,碎乐希望能帮助音乐人任何碎片化的内容实现商业价值。在音乐人的内容上传后,创作者可以设定付费或免费收听/观看,同时乐迷也可以为音乐人打赏、送礼物,以此来实现音乐内容的直接变现。实际上,这些碎片化的内容对于乐迷来说,是更容易亲近的。

据碎乐COO刘静介绍,碎乐会进行线下活动的拓展,包括音乐人新歌发布会、演唱会的冠名合作,后续也会集合平台上优秀的音乐人举办Live演出、剧场演出甚至音乐节,最后形成闭合链条。

效果:目前碎乐上有一些大牌音乐人入驻,包括汪峰、李健、朴树、李志、谭维维、袁娅维等,音乐人方面的口碑良好,是一款互联网人做出来的互联网产品。但由于上线时间不长,用户的活跃度等相关数据未知。

思考:碎乐APP在刚上线后能够获得不错的口碑,一些体验了碎乐APP的音乐人对于能直接拿到收入也表示很惊喜。不过,也有从业者表示:“刚上手不错,但一会就腻了”,由此也可以看出,碎乐平台在提高用户黏性方面还有待加强,也许未来增强用户之间的社交会是一个解决方式。

T榜:真金白银奖励原创音乐


模式:2016年3月,由加盟太合音乐集团的郑钧提出的T榜正式上线,这是第一个针对原创音乐的现金榜,通过奖金激励更多的音乐人创作原创歌曲。创作者上传自己的作品供大众试听,听歌者可以为歌曲投票,最终得票前十的创作者都会拿到不同额度的现金奖励,而投过这些作品的听歌者也会获得一定的现金奖励。

T榜可以说是继2015年推出合音量这个互联网产品后,郑钧再次试图解决音乐内容创作问题的一个方式。在郑钧看来,资本伸到了音乐行业的每个角落,但没放在创作上。他希望自己能为有才华的年轻人提供更好的创作氛围。

效果:据太合音乐方面消息,截至2016年11月,T榜已累计发放奖金736万元,收录原创歌曲过万首,获得奖金的音乐人及听众累计超过6万人。对于创作者来说,T榜选手李大宇曾对媒体表示,因为T榜让自己凭借音乐交上了房租,对于草根音乐人来说,T榜确实对解决生活上的基本问题有实际的帮助。

思考:目前T榜进行到了月榜第9期,每期的前十得奖者名字重复出现的几率并不高,T榜确实帮助一部分创作者直接获得了收益,这是创作者最希望得到的回报之一。总的来看,T榜在太合集团生态圈内可以循环下去,也是太合收录原创“歌曲”和“人”的重要入口,但T榜在产业内却很难被推广开来,而且“撒钱”需要得到资本的大力支持,T榜究竟能坚持几年,还有待观察。

通过技术提供声音变现的可能性

模式:听到了是一家技术公司,他们试图通过在声音中插入“二维码”,为声音提供更便捷的变现可能性。具体解释就是,听到了为一段声音加工,消费者在听到这段声音时,可以获得被加在声音中的信息,这段信息可能是某个商品的购买链接,也可能是某位歌手的专辑试听链接。

听到了是一个主要面对B端的产品,不过在目前最新的版本中,已经添加了面向C端的趣味功能,比如为某段声音中添加个人信息,使这段声音成为个人的名片。

效果:听到了仍处在初期阶段,据了解将会有更新变动,但公司方没有给出明确的变动方向。

思考:在上面提到的从声音到消费者的链条中,涉及到技术公司、声音提供方、广告商/客户、声音传播方、信息显示方等多方,是一个较为复杂且需要多方合作的产业链,使得这个链条形成的难度非常非常高。

从主播到歌手,平台切入做经纪

模式:在“全民直播”浪潮后,大量的主播成了等待被培育的草根艺人,其中热爱音乐的主播都有向歌手进发的可能,因此像酷狗直播(原名繁星直播)和唱吧都有了为主播做经纪的业务。他们为自己平台上的主播包装、打造,提供去更大平台发展的渠道。

酷狗直播目前计划整合5SING的原创音乐资源,通过自制网综节目、与《超级女声》等热门综艺节目合作,将一些直播平台的表演者推上现实舞台。唱吧则在2016年4月招陈戈入局,接管红人IP管理。在培养素人方面,具体体现在为主播制作音乐、经纪合作、提供大平台渠道上。

效果:在酷狗平台上,有一系列以主播身份为名发行的数字专辑,歌手苏墁墁在酷狗直播拥有8万多粉丝,最新的数字专辑2元/张,已售出1.6万张,但歌手页的粉丝数只有23;唱吧则为《超级女声2016》输送了不少参赛者。

思考:主播成为艺人的确需要专业人士帮助。当然,想将主播培养成艺人的想法并非在2016年才形成,但之前市场环境都还不成熟,大众对于直播平台上的歌手接受程度非常之低,大部分只在小圈子里有粉丝。在2016年,时机似乎已经到来,多家平台开始共同推进“主播变歌手”。

但现实情况是,无论是酷狗直播还是唱吧,目前还没有一个完全由平台塑造艺人并且成功走向主流的案例,仅仅是为草根艺人提供音乐作品、与粉丝交流的渠道、登上大平台的机会,能否把歌手的草根身份洗掉,被更多非网络平台的用户所接受,可能等待2017年的答案。

从颠覆音乐产业到粉丝平台

模式:2016年5月,历时8个月打造的阿里星球与大众见面,作为高晓松口中“中国最大的泛娱乐交易平台”,阿里星球当之无愧。最初版本中主打的“粉丝游乐”、“天天视听”、“幕后英雄”三个基本功能,贯穿了整个音乐生产、传播、消费的产业链。 

这原本是个宏伟的工程,高晓松和宋柯希望将音乐产业的上、中、下游产业汇聚在一个平台上,让他们能够更快速、有效的沟通并形成交易。但令人遗憾的是,这是一个需要极强大运营能力的互联网产品,而音乐产业链条的大部分交易又是“非标”的。经历一番热闹后,在2016年12月,阿里星球宣布停止音乐服务,并且早在12月之前,阿里就已经开始弱化幕后版块,现在最新版的阿里星球,也完全转型成了“粉丝星球”。

效果:在阿里星球上线一个月后,行业内就大范围开始流传“阿里星球不行”的评价。从现实情况来看,幕后版块方面,因为每个环节都需要大量沟通、交易复杂等原因,使得这一版块难以运转起来。试听版块的MV,不足以将用户的粘性增强。而粉丝版块,虽然凭借偶像的存在让其保持了一定的用户活跃度,但在音乐财经此前写的文章中就提到,以BIGBANG活动为例,在阿里星球、偶扑、爱豆三款移动应用中,阿里星球的讨论热度远低于其他的应用。

思考:在成为音乐全产业链条交易平台方面,阿里星球是失败的。目前阿里星球已经舍弃了天天视听和幕后英雄两个版块,正式成为与众多粉丝应用竞争的一员。但因为出发较晚,在阿里星球上活跃的偶像大都处在发展阶段,他们的粉丝能否为阿里星球带来足够的收益还不得而知,这或许也是阿里星球的机会。

以乐器切入的音乐爱好者社交平台

模式:2016年6月上线了测试版的音乐家APP是一款社交应用,但它与其他社交应用不同的点在于从乐器切入,对应的用户群是会乐器或想要学乐器的音乐爱好者,换句话说,是比普通音乐爱好者程度偏重一点的人群,而这也是音乐家创始人何宇晖看好的一点。

音乐家APP沿着“产品-用户-商业”的发展路径在前进。先建立其乐器相关的数据库,便于用户查阅;随后基于用户教学需求,上线乐器教程等内容,并邀请明星、乐手、品牌教育机构入驻;第三步形成社区,共用户在社交版块分享动态或上传表演、测评等内容。

现阶段音乐家核心的盈利模式,主要投放在线上教学课程订阅和乐器会员两个版块。课程订阅会做更多娱乐化、生活化的教学内容,乐器方面提出了音乐家特有的租赁试用模式,以此弥补高端乐器平台用户购买率低的问题。未来,音乐家计划通过线上教育和乐器销售盈利,完成社交平台的商业变现。

效果:该应用2017年上线正式版,目前处在测试阶段,用户数量及活跃度数据未知。

思考:从乐器切入社交应用不算是新颖的思路,在线音乐教育这一领域的竞争对手也不在少数,有社交作为基础,音乐家是有可能争得一席的;同理在乐器售卖上,有用户粘性的平台也确实更易胜出。所以音乐家的关键还是在于社交能否做好、如何快速获得用户这个问题上。

趣味音乐内容成营销新形式

模式:2016年没有像《小苹果》一样的神曲,但有《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感觉身体被掏空》这两首与众不同的音乐作品爆火,而这两首作品都来自于上海的彩虹合唱团,这个合唱团在《张士超》“一战成名”后,开始了商业化的拓展。在产出经典合唱作品的同时,也生产趣味性、定制化的作品。

效果:在被大众知道之前,彩虹合唱团2010年到2016年初,共投入了50万元,皆为自主投入,如果没有《张士超》的爆火,持续烧钱的合唱团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在《张士超》之后,彩虹合唱团接了几个商业合作,写过广告曲,与同道大叔合作,也与杜蕾斯合作,是一种非常开放的态度。据彩虹合唱团核心团队成员、投行背景出生的叶澄波介绍,彩虹合唱团的盈利分为三个方面:票房收入、广告收入和合作收入,收支良好。 

思考:彩虹合唱团是一支非常年轻开放的团队,在保持对合唱作品有所追求的同时,能够开放的尝试商业拓展。另外他们的模式也可以复制,只不过需要后来者明白,彩虹合唱团的核心竞争力在于音乐内容的品质。

数字实体唱片


模式:在数字时代,实体唱片的销量一直被唱衰,顶真唱片店的创始人黄歆泉就想到,能否把实体唱片搬到数字商店中,于是有了数字实体唱片这一形式。

具体来说,数字商店中的唱片仍然是数字形式,但它的展现形式还原度更高。不像其他音乐平台上点开数字专辑后,显示的就是歌曲列表,在顶真唱片店中点开专辑,显示的是实体专辑样的页面,在播放音乐还会显示歌词本的设计,而不再只是被播放器统一的歌词显示。

另外,专辑的售价由音乐人自主定价,唱片收益去除掉顶真唱片的固定金额,剩下的全属于音乐人,所以对于音乐人来说也是一个比较透明的专辑销售渠道。

效果:顶真唱片店一直没有进行过大的改动,每次的版本更新只是优化产品的使用体验。其中的畅销榜第一始终是林海的《琵琶相》,这张唱片在刚上线的24小时内卖出了300多张,虽然一方面显示出这个应用的小众性,但另一方面也证实有粉丝的音乐人就能在这里卖掉专辑获得收入。

思考:虽未能快速扩大用户受众,但可以看到把专辑放到其上售卖的音乐人越来越多,未来如果有较大影响力的音乐人愿意把专辑放在顶真唱片中售卖,可能会为应用带来更多、更活跃的用户。而将实体唱片搬到线上的想法,也确实会赢得不少音乐人的青睐。

电子音乐粉丝平台


模式:在2016年末,风暴电音节主办方A2LiVE推出了号称“国内首个电子音乐粉丝平台”的电音台。根据其在App Store上显示的内容介绍来看,这是一个面向电音乐迷的社交平台,为电音爱好者提供电音相关资讯,并提供在线音乐和视频播放功能。

另外除了推送电音与活动资讯外,还请专业音乐人为乐迷定制不同环境下适合播放的电音歌单,并且能够在和好友分享歌单的同时进行线上聊天。

效果:应用上线初期,相关数据未知。

思考:从目前上线的版本来看,电音台虽说是一个社交平台,但看上去几乎没有任何社交属性,更像一个提供歌单的资讯平台。在产品中既不能为歌曲评论,也不能在文章资讯下留言,由此也无法认识陌生好友,这样的设定几乎与电音爱好者的属性不符。

演唱会成营销新形式

模式:“影唱联动”是由亚洲星光娱乐提出的概念,意指为演唱会与影视剧作品建立联系,形成演唱会与影视作品宣传上的双赢策略。这一概念最早定型于2015年底电影《老炮儿》的宣传期,在有电影主创参与的演唱会顺利举办后,亚洲星光娱乐确定了这一模式的可行性。

2016年“影唱联动”成为了亚洲星光娱乐的主要产品之一,目前为止完成了包括《老炮儿》、《致青春》、《决战食神》的“影唱联动”演唱会。现在,亚洲星光娱乐不仅做演唱会与影视作品的合作,也开始把演唱会作为宣传形式,根据客户的需要打造专属的主题性演唱会,比如此前与小米合作做了一场结合手游的演唱会。

效果:“影唱联动”为演唱会及影视带来的效果,据亚洲星光娱乐的CEO马乐介绍,以《老炮儿》演唱会为例,当时演唱会赞助、票房加在一起利润率超过60%,《致青春》演唱会线上卖出的电影票大概在百万级。此前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马乐表示,亚洲星光娱乐计划将“影唱联动”的项目产品化,通过流水线式的策划、执行,把与影视结合的演唱会日常化。

思考:影唱联动其实是拼盘演唱会的主题化,拼盘演唱会其实并不具有优势,更不算创新,但做电影演唱会确实为电影的宣传以及拼盘演唱会提供了新的探索方向;另一方面,为演唱会提前找到品牌赞助商,有利于解决演唱会长久以来“高风险、高投资”的问题。不过,能为拼盘演唱会埋单的品牌尚属少数,在这个层面上,该公司更像一家广告公司,如何成功的把品牌与演唱会气质对接起来,让品牌看到演唱会的价值,这拼的其实还是创意。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碎乐, T榜, 听到了, 直播, 阿里星球, 音乐家, 彩虹合唱团, 数字实体唱片, 电音台,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