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重逢、三日美学和场景营销,简单生活节的“内容生意”

董露茜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0-23 15:34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从画面到实体,从感情到生活方式。因为有好内容,音乐的场景化才具商业性。

文、制表 | 董露茜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安西西

阴天,微风,上海世博园。90后小可第一次来参加简单生活节,她很兴奋,入园就逛遍了所有的市集,Foruler家的一瓶香槟味米酒下肚,她喜欢的音乐人梁博也该上台了。

17:00,梁博穿一件运动外套准时登上星空舞台,小可注意到演出期间他换了三次吉他,最后还弹了钢琴,心满意足,“梁博是跟现代人完全相反的人,有点老气横秋,老派,也不娱乐,我喜欢他的性格。”

第二日间或飘扬起细雨,五颜六色的雨衣映衬得整个生活节更加小清新。小可游荡在市集中,也去了趟简单书房。15:50上台的“数学摇滚乐队”鬼否是她第二日最期待看到的演出。

街声北京办公室坐落在朝阳区石佛营附近一个环境清幽的小区里。前不久,街声共同创办人兼简单生活节制作人贾敏恕在办公室接受了音乐财经的专访,他提及:“我们尊重音乐人,就会带来更大的价值。无论是摇滚、民谣还是嘻哈,真正检验一个艺人能力的就是'持续的创作,并能够产生经典',这是音乐行业的根本。”

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曾在一本书中论断,从工业化到信息化的转型期,离婚率飙升,个人主义极度膨胀。在欧美社会中发生的大断裂和生活方式的原子化,在亚洲传统文化的影响下被减缓了,但文化只能是减缓速度,却并不影响结果。

在经济发展和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回归生活的理念渐渐被经营成了一门生意,众多倡导文创的品牌迅速在台湾走红,并逐渐被引入到内地市场,其中就包括“街声”与“简单生活节”。

2006年,第一届简单生活节在台北的华山文创园举办,贾敏恕回忆:“当时华山文创园只是一个草皮,简单生活节在我们心中已经有一个画面,我们就努力把这个画面变成现实。”

之后的十年时间里,简单生活节的主创团队在每一年都把三天的画面当成一间长期的门店来经营。在贾敏恕看来,不要杀鸡取卵地榨取最大利润、执着于内容驱动,品牌变现才具有商业性,音乐当然也如此。

2014-2017,简单生活节的“内容规划”

2014年10月,简单生活节落地上海世博园,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从2014年的“做喜欢的事、让喜欢的事有价值”到“a Simple Day”,简单生活节已经入驻内地四年了。

“音乐节我可以做到这个程度我非常有自信,如果不这样做你去看到的音乐节全部长得一样,烧脑的规划十分累人但成效深具意义。”贾敏恕对内地音乐节市场充满信心,“拼贴式的音乐节很容易被取代,良币驱逐劣币的过程也会花一些时间。音乐节的诉求是什么、个性是什么、风格是什么,都需要时间去证明它的价值。”

△简单生活节四年变迁

今年开园第一天,很多人在园区里游荡的时候都偶遇了李宗盛大哥,这给乐迷带来了偶遇的惊喜,而观众也礼貌地保持距离“静静围观”。

对李宗盛、张培仁、贾敏恕这样在华语乐坛声名显赫的前辈来说,人脉完全可以保证阵容质量,而对一个有野心做事情的团队来说,为了打造音乐节的“好内容”,显然背后有更多的故事。

 跨界合作是每年的最大特色

贾敏恕身为制作人,会与每一位音乐人亲自沟通。在采访中聊到兴起,他向音乐财经展示了微信中密密麻麻见不到底的聊天记录。

“大家每天都在商量这些表演细节,音乐是选摇滚风还是嘻哈风、曲目要选哪些等等。我们要把战略做好,这些都是非常真实的工作。”贾敏恕举例道,比如高旗和欧阳靖的合作,高旗的风格不见得跟说唱搭得来,所以一定要做深度一些的内容。高旗非常认真,他把要合作的歌曲全部都翻译成了英文,让欧阳靖去阅读理解这些歌词背后的含义。在演出当天,高旗&超载乐队为台下观众带来了《陈胜吴广》等几首经典歌曲之后,欧阳靖突然出现在台上,引起台下一阵轰动。之后,欧阳靖还单独带来了一首他的中文说唱歌曲《HipHopMan》。

尽管彩虹合唱团已经在简单生活节上演出过一次,但今年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和MC Hotdog热狗跨界演出,如何无缝对接,种种细节,他都亲自过问敲定。彩虹合唱团在重新将歌曲进行编排后,将小号与弦乐四重奏和乐队形式结合嘻哈,与MC Hotdog热狗共同演绎了《差不多先生》,这场表演几乎炸翻了舞台。

对于从学生时代就听飞儿乐团的小可来说,这一次有机会感受Faye飞的现场,是她一次难得的体验。在氤氲的蓝紫色灯光下,Faye飞演唱着《象牙塔》随着跃动的旋律轻轻晃动身体,而舞台下的乐迷也随着音乐一起晃动身体,“打开打开手中握紧的,跳进去看会不会怎样……”Faye在现场带着乐迷一起演唱了这两句歌词,即使黄浦江边的园子里充满凉意,但在那一刻的舞台下,小可和现场的每一位乐迷都感受到了温暖。

再比如,李志这次将自己跨年音乐会阵容首次搬上了音乐节的大舞台,当大幕缓缓拉开时,电声乐队与靳海音管弦乐团46人的演出阵容就让在场乐迷惊叹。其实全体演出人员在音乐节前两天就到达了上海,设备搭建、排练都提前进行。演出当天,李志演唱了八首歌曲,《杭州》、《定西》等重新编曲的多首经典歌曲引全场大合唱,电声与管弦乐团的碰撞也再一次震撼了全场。

除了一线歌手的跨界合作之外,简单生活节也致力推广和扶持新生代原创音乐人。跨国电子组合曳取、杭州新锐数学摇滚乐队鬼否、台湾女子新浪潮乐队孔雀眼、还有由街声团队的编辑孙骁担任主唱的坡上村乐队等年轻且优秀的音乐人都在简单生活节的舞台上得到了展示机会。

“从大舞台的角度,一、挑出一些年轻的、还没有被受众放大的音乐人,比如顽童MJ116、鹿先森乐队、谢春花等;二、挑选成熟的中生代音乐人,比如像梁博、赵雷、逃跑计划等;三、想出一些新点子让大家合作,比如高旗和欧阳靖、热狗和彩虹合唱团、李志和管弦乐团等。做这些事虽然很困难,成本很高,但音乐品质会留下那个年代的印记,我觉得这就够了。”

——贾敏恕

 老友重逢,情感营销和生活美学

10月4日,张艾嘉、黄韵玲、刘若英三个女人在黄浦江边长达50分钟的压轴演出,以《成全》、《最爱》、《童年》、《光阴的故事》、《爱的代价》等经典曲目赚够了观众的眼泪。

走心所传递的品牌气质在此不多言,难的是深谙情感诉求在大众心中的地位,从张艾嘉、刘若英、黄韵玲重聚舞台到丁薇、李泉的合作,乐坛老友重逢永远都是乐迷心中乐于看到的“高光时刻”。

简单生活节在举办之前,采访撰写了一批参演音乐人的专访稿件。贾敏恕说:“怎么让这些音乐人能够在里面得到合适的推广?我们在整个过程中,都希望从前期到后期能有合适的专访稿件介绍,而并非只是一个三天的活动,我们希望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得到很好的推广,这其实很费功夫。”

论坛&书房部分的对话一直是简单生活节每年的重要内容,从往年的李宗盛、玛莎、蔡康永、姚明、贾樟柯到今年的青年志和中国三明治。主创团队希望来的人分享的逻辑不是追求功名利禄,而是寻找自己真心喜欢的事儿,专注做好,并让它形成对自己和其他人的价值,分享这个由衷的快乐和结果。

在情感营销方面,台湾文创品牌一向走在前面。在商业上文创品牌能够取得走红的本质,还是华人世界在急速变化的年代,骨子里对“人文情怀”的向往和回归。这种向往,有当下社会环境刻画的生活,有根源中历史的积淀,也有自信心提升的原因。

简单生活节在2006年开始起步的时候,团队努力把心目中的画面变成实体,简单总结,就是“已有声名积累”的音乐人+优秀有潜力的新人+有文化气息的品牌。

2006年,一个文创品牌叫“姜心比心”出现在简单生活节。它专门做保养品,很用心地研究东方人的体质如何,它的门店不是一张桌子摆几个瓶子,而是把品牌做努力的过程都搬过来,带动了大家对这个产品的好奇心,一起进入品牌的故事里。这给贾敏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年简单生活节现场有果实乐园、私房生活、纯净市场、森林市集等供观众“剁手”的摊位区域。这些摊位包括了精选自台湾的20家品牌,主要分在私房生活和果实乐园。另外有来自北京、上海、香港、杭州、苏州、厦门、成都、深圳、银川、西安、广州等城市的66个品牌,共计近90个品牌上百位摊主,年龄从20岁出头的小姑娘到五六十岁的阿姨都有。

很多这样的例子构成了一个好的画面,无论是自创的品牌或者是已经很大的品牌,都开始把音乐场景当成品牌营销非常重要的一环。贾敏恕说:“我们用生活方式去营销音乐的场景,让简单生活节成为一个品牌跟大众去沟通,并从纵深来慢慢带动整个行业的审美。”

细节决定体验,人性化的活动管理也非常重要。简单生活节的舞台硬体都按照演唱会标准来。在餐饮环节,主办方也考虑到了国人一日三餐的饮食差异,在不同时段摊位准备了不同的饮食。连度小月这一类从来不参加音乐节的餐饮大牌,都愿意为了简单生活节推出易于年轻观众接受的套餐。

△“来呀!国际青年音乐节”,每天万人观众入场

对于上海这样一个十分成熟的商业之都,音乐节的竞争正在更加激烈。

△十一前后在上海举办的音乐节

音乐节南迁的速度惊人(见音乐财经旧文:《报告更新 | 去年231个音乐节孰生孰死?南方土壤能否承接升级中的音乐节市场?》),上海更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是商业之都、潮流之都、文艺之都。越来越多的音乐节品牌在上海市场深耕细作。既有走多元、流行和综合路线的五一超级草莓音乐节,每年发生在秋天的大型电子音乐节——百威风暴,也有阵容先锋走前卫潮流路线的混凝草音乐节。今年十一期间,以嘻哈为主打的“来呀!国际青年音乐节”也十分抢眼,场地选在了沙滩,每天亦万人规模。

音乐节市场的竞争已从粗放时代进入精细化运营品牌的新阶段。在参加户外音乐节成为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之时,音乐节主办方们也越来越重视音乐节品牌气质的差异化,不断升级现场的用户体验。显然,仅仅只扮演一个音乐节主办恐怕无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草莓音乐节背后是全产业链布局音乐泛娱乐产业的摩登天空,百威风暴电音节背后是布局电音全产业链的A2LiVE,刚刚落幕的上海爵士音乐节背后是长期深耕爵士音乐文化的JZ Music,简单生活节的背后则是——“街声”系统。

街声近几年开始更频繁地和内地音乐人合作。大陆已经是街声系统里事业的重心。在街声的体系里,除了每年发生在上海的简单生活节,去年和今年街声也投入银川丰收狂欢节和西湖音乐节,还有提供音乐人发布创作歌曲的街声网站及APP、扮演起巡演主办方的角色、版权管理发行品牌“派歌”,与腾讯视频自2016年开始就合作了视频栏目《大事发声》等。

△街声的体系

在这些业务里,外界可以越来越多地看到内地音乐人的身影。譬如,街声主办了Higher Brothers、旅行团和谢春花巡演,派歌帮赵雷、逃跑计划、Lu1等独立音乐人做版权管理和发行,简单生活节上的谢春花、鹿先森、Mr.Miss等青年原创力量,比重逐年提升。

街声团队认为,在可控的成本范围内,极力追求品质、提升工业力。并且要训练内部和外部合作团队,在开始和不同城市合作的同时,仍然保证品质、建立典范,才能真正从根本稳扎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说得务实一点,我们要更加掌握市场环境和消费者群众的需求。”贾敏恕认为消费升级是必须坚持品质,“音乐行业太需要工业了,如果没有工业力,音乐人很难得到大量的提升,我们愿意做这个事情,而且希望做扎实,做得长久。”

(文中简单生活节现场图片由七仔摄影工作室提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简单生活节, 街声, 场景营销, 情感营销, 贾敏恕, 李宗盛, 梁博, 飞儿乐团, 张艾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