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投资音乐版权最好的时机吗?

陈端博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1-20 13:06 点击:
【字体: 】   评论(

究竟音乐版税的投入,是因为肯定音乐本身的价值,或者只是将其价值重新分配给它所在的技术?

编译 | 陈端博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李禾子

如果你是个死忠的乐迷,每年在流媒体订阅上花费120美元,花100美元看现场演出,花60美元购买印有你最爱艺术家图案的衣服,那毫无疑问的,你就属于“虚荣投资者”。毕竟花费大把金钱购买这些东西并不是为了获利,纯粹是对于喜爱对象的支持。但如果今天所花的金钱,能够变成类似投资呢?当艺术家获得版税收入时,你也能分到一杯羹。事实上现今多数的唱片公司早就如此操作了,但如果连一般的粉丝也能参与到其中,究竟会是怎样的情况?粉丝对偶像所花的钱还算是为了满足虚荣吗?以及最重要的,获利的可能性大吗?

在历史上,音乐产业与资本市场向来不是很对头的伙伴,毕竟创作有其独有的周期,很难产生稳定的利益回报。然而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如BlackRock的Alignment Artist Capital和AGI Partners的Unison Fund等,正成立另类投资基金,专门瞄准独立和新兴艺术家,期望他们能成为下一个具有丰厚利润的投资目标。

近期靠着流媒体付费订阅服务,使得录制音乐的收入有所提高,除此之外,音乐产业从业人员靠着表演版权也获得了极高的收入(当作品被公开播送时,创作者即可获得收入),也因此,像是Concord Music Group和Round Hill Music等出版商正以前所未见的数百万美元价格收购旧版目录(legacy catalogs)。Billboard的消息指出,一个创作者的旧版目录过往约为NPS(net publishing share)的十倍左右,但如今已经涨到12甚至16倍的程度了。

作为响应,一些公司试图推出歌曲版税的IPO,Hipgnosis Songs Fund是一家音乐知识产权投资公司,由资深艺术管理者Merck Mercuriadis共同创办(之前的客户包括Iron Maiden、Elton John、Macy Gray和Mary J. Blige),正计划在今年底以2亿英镑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

另外,FBT Productions将出售25%的Eminem 2013年以前作品的版税,而在线版税市场Royalty Exchange正透过Royalty Flow的机制将公司价值从1100万美元增加到5000万美元,且收入能直接列入纳斯达克 ,Royalty Exchange利用JOBS法案的A+条款进行股权相关行为,任何私人投资者可以参与最低买入价为2,250美元的A类普通股150股。

有趣的是,Hipgnosis和Royalty Exchange对于为何必须投资音乐版权抱持的看法几乎完全不同,Hipgnosis向伦敦证券交易所提交的意向书,声称特许权使用费能产生有吸引力的回报,这是因为其主要受消费支出与聆听习惯影响,与资本市场较无关;也就是说,音乐版权是常青树的投资,并且在流媒体蓬勃发展的情况下,收益潜力跨越了数十年而非只是数年而已。

相反的,Royalty Exchange则仰仗资本市场趋势来验证其业务能力,该公司的投资平台和Facebook广告引用了高盛最近的报告指出,到2030年付费音乐流媒体收入将增长833%(虽然目前这项数据受到许多从业人员的批判 ),在经历了15年的低迷之后,流媒体的出现为音乐产业带来了新的生机,并且直接使版权所有者受益,Facebook上的一则专利交易广告中写道:“我们相信音乐产业即将迎来大规模牛市。”

确实不少事实支持着Royalty Exchange的立场,包含Spotify预计在本季度公开发行上市,智能装置例如亚马逊的Echo使得找寻音乐更加方便,音乐产业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紧紧跟着科技股的表现;此外,三大唱片公司中的有两家隶属于上市公司的子公司(Universal Music Group隶属于Vivendi,Sony Music Entertainment隶属于Sony Corporation,华纳音乐集团由私人控股公司Access Industries所有)。

然而有件事情也必须考虑到,购买Spotify的股票与购买Spotify上可聆听到的歌曲股票并不是同一回事,尽管流媒体已成为音乐消费的主要形式,但音乐产业的版权业务,仍主要依靠积极追求授权许可机会,而不是被动地观察市场。甚至,Hipgnosis和Royalty Exchange也都很明白地指出有关投资音乐IP的风险,Hipgnosis的招股说明书上写到歌曲的价格是难以订定的,目前的估值方法基本上是回顾性的,但这却是个目前及未来都处于快速变化的行业;Royalty Exchange也指出,这项投资比较适合有办法负担血本无归的人。

事实上在这之前,包括运动产业及食品饮料等行业企业家也都尝试过推出自身版权与IPO,无一不例外也都主打像是投资者的投资目标能更多样化,以及粉丝将拥有自己喜爱的品牌或运动员的股份等好处,然而这些项目大部分都没有兑现承诺。之前一个相当受到瞩目的案子——Fantex的股权交换,总计募到超过7000万美金,投资人包含纽约证券交易所前主管Duncan Niederauer,然而最终还是在2017年4月由于交易量过低而宣告完结。

即使如此,仍无法阻止部分投资人对音乐产业的野心,有趣的是,这些人中多数都试图将音乐迷的虚荣投资转化为加密货币,例如Vezt便在Drake作品《Jodeci Freestyle》的ISO(Initial Song Offering)上采用了Ethereum区块链;Choon则致力于将整个音乐产业区块链化;新创公司例如Ujo Music、Fanmob和SingularDTV则期望能将艺术家本身区块链化。事实上,版权交换并没有将任何加密货币功能整合到其平台中,而是集中在简化投资者和艺术家的版权销售过程。

△Drake作品《Jodeci Freestyle》

Royalty Exchange的CEO Matt Smith指出,与他们合作的许多艺术家都属于幕后工作者,整个产业是由成千上万不同创作者支持着最上层的当红艺术家,但他们可能并不具备后者所拥有的丰富融资资源。

一个疑问是如果这些公司宣称这些版权是如何有价值,为什么原先持有版权的艺术家要出售呢?现实情况是许多独立艺术家,经常因为资金缺乏的缘故,无法购买新设备、软件,或从事些对其未来发展有极大帮助的项目,因此Royalty Exchange目标是透过比传统出版或合同更灵活的安排,帮助这些艺术家藉由其过往作品取得经济上协助。

Smith说:“在未来拥有巨大的价值并无法帮助到急需资金的当下,如果你今天得到了5万美元,这可能会使你避免出现一个糟糕的出版交易,例如承诺在一段时间内交付一定数量的工作。我们的交易与出版合同中的典型 ‘go forward’协议不同,我们只专注于过往目录中的部分,而不控制未来的版权。”

Mercuriadis9月份在伦敦FastForward的谈话也说到:“作为一名在艺术宣传领域工作了35年的人, 我很清楚自己要买什么,但我也明确表示创作者不应该出售,因为我相信这些资产在未来几年的价值将会增长三倍。 你该向Hipgnosis出售的唯一理由,是如果你认为一张价值2000-4000万美元的支票在你的职业生涯中如此重要,那么值得放弃这个潜在的优势。”

获得对于未来版税没有附加条件的预付款,对创作者来说是一大乐事,但对投资者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Mercuriadis认为目前音乐产业欣欣向荣的趋势是前所未见的,今天投资于版税的人在未来将会得到无与伦比的收益,他觉得资产是很好的投资,他们总是能产生稳定可靠的回报。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音乐版权在流媒体时代都表现的很好,在Royalty Exchange上的大数据平台,每一个拍卖列表都带有详尽的收入报告,因而得以知道在流媒体时代究竟是哪种音乐类型能获得更高的收入。作曲家Anthony Keith Lawson最近在交易所中将Akon2006年单曲《Do not Matter》的公开表演版权全部出售,Lawson的版权在过去12个月中产生了2,302美元的收入,但卖出的价格为28,000美元,这是12倍的利多。很明显的,Lawson在过去几年所创造的收入,实际上远远没有达到投资者的期望:

事实上,这一类似趋势也发生在热门的嘻哈音乐上,例如歌曲作者Stephen Shadowen所拥有的Black Eyed Peas 2011年单曲《Just Can’t Get Full》以及制作人Marquinarius “Sanchez” Holmes对于TI、LL Cool J和Young Jeezy的部分版权。 这些资产通常在最具商业价值的发行日后一年左右开始持续下滑,这也表明这些投资并不适合长久持有。

版税交易中还有一些采用封闭式拍卖,对于艺术家而言似乎是一个比投资者更有利的交易方法。 例如歌曲作者Floyd E. Bentley III和Christopher Dotson最近藉由他们在Chris Brown单曲 《Party》中的特许权使用费分别获得了三万和四万美元的收入,尽管这首歌在2016年12月才发行,且拍卖当下的特许权使用费才544美元,这也意味着该资产尚未在市场上得到证明。

在另一个案例中,一名投资者花了17倍的金额以获得鼓手Thomas "Coke" Escovedo在Santana的 《No One To Depend On》12个月特许权,尽管该资产的使用费自2008年以来一直在下降。

如果热门单曲并非最好的投资,那么什么类型的目录版权才有赚头呢?答案或许是电影和电视配乐。 举个例子,配音演员和电视音乐制作人Christopher Arias最近刚以五倍的价格向投资者销售了他对《 In Touch with Dr. Charles Stanley》主题曲的表演权,而这项作可持续及预测的投资,其专利回报看起来似乎比热门单曲更有吸引力。

其他以电影为主的拍卖,例如电影和电视的R&B和HIP HOP版权,都能产生较稳定的收入模式。 事实上,电视主题曲作曲家可能会因为一首单曲而获得数百万美元收入早已不是新闻。例如Mercuriadis提到一首名为《Hallelujah》的歌,在头八年的时间里只赚了2万美元,但之后Jeff Buckley和John Cale cover了这首曲子,然后在第一部Shrek电影中用上了这首歌, 突然间有一大群孩童与家长听见并爱上它,20年后这首歌已经赚了几百万美元,而且无处不在。这正是Hipgnosis想做的事情:找出类似Hallelujah这样尚未被发掘的歌曲,以便其投资者能过取高额报酬。

Mercuriadis现在管理客户——EDM三重奏 The Americano,因为他们的作品收录在2017年的电影《极限特工3:终极回归》的原声带,而在中国的Shazam榜单上登上了榜首。为此,Hipgnosis团队计划聘用由八个人员组成的团队进行目录收购,每个人最多可处理300首歌曲。这可能看起来太多了,但相较于主要的出版社索尼、华纳等平均将17000首歌曲分配给一个单独的员工,已经好多了。

△《极限特工3:终极回归》

Mercuriadis提到这样的配置使他们能够不只是打电话给工作室并说“请使用我们的歌,这对我们非常重要,我们需要一些钱”。而是可以提供更进一步的服务像是寻问他们正面临什么问题以及他们如何帮助您解决这些问题,Hipgnosis有能力提供客户更全面的服务,并提升整个交易的价值。

然而,Royalty Exchange及其投资者正在采取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来提高其版权销售的价格。 根据他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该公司被动版税的利益比从事唱片公司或音乐发行商的活动中获得更好回报。然而,如果没有出版商方面的积极利益,要确保这些歌曲被使用在电视电影中也越来越困难。

正如Round Hill创始人Josh Gruss告诉Billboard:“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在吹嘘自己的技术,但重点并不是技术,而是关于人。 技术无法帮助您在演出中获得一席之地 ,然而和相关人士培养好交情则非常有帮助。

而Eminem的版权上市,数据看起来相当不错。版税获得的总额从2015年到2016年增长了43%,流媒体版税在同一时期专门增长了76%。 更重要的是,Eminem的版权收入相对多元化,前20首创收歌曲仅占目录收入总额的27%左右。

然而到目前为止,大多数行业分析师还是对Royalty Flow持怀疑态度。 YouTube音乐评论家Anthony Fantano警告说,IPO和未来的迭代可能会导致制片人、唱片公司和出版公司的利益冲突,变成无休止的货币周期。

Motley Fool的作家Dan Kline认为,购买Royalty Flow的股票是一种纯粹的新奇投资,依赖于财务上缺乏可信的信息,他认为如果喜爱Eminem,买几个股票是有道理的,但是他不认为你足够认识这个投资,Royalty Flow上市的方式可能会混淆如何为不断增长的音乐行业赋予价值,尤其是Eminem完全没有参与IPO。

另外Interscope公关人员Dennis Dennehy告诉NPR,Eminem在任何出售版税的交易中都没有被征求意见,而且与版税交易没有任何关系,他认为这是贬低资产的质量和威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艺术家经理也表示,这些珍贵的版权,并不能与你在eBay上的旧T-shirts相比。

事实上,正如Hipgnosis、Royalty Flow和Spotify各自在今年计划自己的公开上市,音乐利益相关者需要问自己,他们的行业在经济上“增长”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以及他们在这种增长趋势中从找到合理的平衡,而不是越来越多地将音乐的价值归因于其主要分销平台,而不是其实际内容?究竟音乐版税的投入,是因为肯定音乐本身的价值,或者只是将其价值重新分配给它所在的技术?

(本文编译自Forbes)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版权, Eminem,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