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半年多获数千万级融资,处在“女团倒闭潮”中的神龙妹子团又怎么运营自己?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2-10 15:07 点击:
【字体: 】   评论(

能否有更大的前景,恐怕还是要依托、百度、网易和爱奇艺的平台资源了。

昨日,偶像女团神龙妹子团的运营公司上海奉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宣布,正式完成了数千万级的Pre-A轮融资,投资方来自光艺资本(领投)和澎湃资本(跟投)。在此之前,该公司还曾获得过来自网易的1000万元天使轮投资。

神龙妹子团组建于去年6月,其母公司奉孝文化由百度贴吧李毅吧的吧主英三嘉哥创立。拿到网易的投资也与其在网易游戏8年的工作履历有直接关系,此次获得光艺资本的青睐,相当一部分原因也与英三嘉哥个人丰富的互联网产品运营推广经验有关。

得到网易、百度的平台支持外,此次融资后,神龙妹子团很有可能也将获得爱奇艺的加持。公开资料显示,此次的领投方光艺资本,是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与爱奇艺旗下天津奇致共同设立的产业基金,未来向神龙妹子团提供爱奇艺的流量和平台支持将不会是问题。

目前该偶像团体共有12名正式成员及5名练习生。2017年7月,该团体在ChinaJoy上演唱主题曲《小次元》宣布正式出道。进入2018年后,又在网易Holokit首届AR开发者大会上,与网易Holokit创新实验室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正式宣布成立AR全息女团,并参与了阴阳师及荒野行动等多个商业合作。本月发布的同名专辑及MV,全网3天的播放量突破了800万。

不过,抛开神龙妹子团的成绩,最近偶像团体女团市场的情况却不甚理想。先是在去年年底,背靠欢聚时代,曾5亿元打造,并迅速建立自己专属剧场的1931女团宣布正式终止运营。之后另一日系女子偶像组合ATF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发表了商城的退款说明,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解散,但从近况来看,散伙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而到了今年年初,国内知名女团Idol School也陆续被曝光欠薪丑闻,音乐财经还接收过Idol School员工发来的“投诉信”;而前不久隶属于中樱桃旗下的主播艺人周倩文、曹安娜等6位主播也踏上了讨薪之路。作为一家偶像经纪公司,中樱桃从2016年开始,陆续推出了韩系的Anyway女团、跨次元的SSIDOL,校园JK风的CH2,以及Cherry Girls和二次元女团青空之忆。

刚刚在2016年迎来发展元年的女团市场,显然在经历了2017年的洗牌过后,“偶像市场”正在逐渐消解投资人的信心。而欢聚时代的离场更是释放出了一个信号——有钱也不一定能玩转偶像行业。即便被大多数人视为一家独大的丝芭,也是在近些年不断加足马力,往更大层面的主流影视综艺娱乐市场靠拢。

英三嘉哥也曾表示,养成偶像模式一方面在前期因为建剧场、筹备原创公演、培养几十甚至上百的素人成员等十分烧钱。另一方面粉丝大多是通过投总选、买生写、拼销量的方式证明偶像的商业价值。

观察可见,不同的是,目前依靠百度贴吧起家的神龙妹子团是基于线上养成的模式在运作,以避开过度开销对运营和粉丝的资金压力,从而规避风险。

而网络平台活跃度较高的粉丝则成为了该团的运营重点,通过这部分群体以提高团体的讨论度和话题度,加上配合足够的线上推广,再以流量证明其在to B端的价值。据英三嘉哥面向多家媒体的透露,如果一切顺利,神龙妹子团在2018年中旬可实现盈利。

不过,在这个时间点出道的神龙妹子团是否能突破”偶像市场“的瓶颈,也要打上一个问号,音乐财经曾在《1931停运,5亿投资打了水漂,女子偶像团体市场将迎来更加“动荡的岁月”》一文中分析过,目前极度碎片化的市场下,抖音快手陌陌花椒微博等批量制造着网红,分流着娱乐工业的流量,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偶像要“走红”已经更加艰难了。

从前期粗放式的增长到资本助推下市场的虚假繁荣,再到目前萌发退意的创业者与投资人,留给神龙妹子团的市场空间也并不是很多,能否有更大的前景,恐怕还是要依托、百度、网易和爱奇艺的平台资源了。而且,尽管前期通过“线上养成”的方式解约了不少成本,但要想获得更大市场空间,线下也势必会是其发展方向,届时一系列的问题又该如何解决,音乐财经也会持续跟踪此案例。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神龙妹子团, 上海奉孝文化,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