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后中场 | 专访

李禾子  |  2018-06-09 12:17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嘛,反正哪里都是家啦。”

△5月31日,莫文蔚在北京举办的新专辑首唱会上

6天前的6月2日,莫文蔚在台北度过了自己第48个生日。当天下午,在小巨蛋进行的2018 HITO流行音乐奖彩排后台,在专门赶来为她庆生的十多个歌迷的见证下,她吹灭了插在一个足球场外形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并向在场的所有人礼貌致谢。蛋糕的样子取自她5月底正式发行的新专辑《我们在中场相遇》,上面还立着一个红色的莫氏经典logo,她说这个logo是一只包含了自己姓氏笔画的“喵星人”,而猫是她最喜欢的动物。

在这个仪式开始的15个小时前,时针刚刚跨过零点,她从北京飞往台北的班机降落在桃园机场。素颜、戴着一顶鸭舌帽的莫文蔚在微博发了一张背景是机场的自拍照,照片中的她被风吹乱了头发,张大嘴开心地笑着。这是她难得的不被人群和工作包围的时刻,配合照片她对自己说,“一飞冲天,生日快乐!”

今年已经是莫文蔚演艺生涯的第25周年,她也早已习惯了成天被工作填满的生活,即便是生日也不例外。时值新专辑宣传期,她尤其忙碌。5月28日,她邀请包括音乐财经在内的一些媒体和歌迷到台北信义诚品参加自己的25周年纪念展及新专辑试听会。面对外界,她总会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当她身着一席鲜红的露肩连体裙裤、脚踩一双十厘米红色高跟鞋出现在试听会现场的时候,台下观众也报以了最热烈的反馈。整整一天,她积极地与主持人互动、接受媒体专访,微博直播介绍自己的展览,面带笑容接受着到场者对自己的赞美,晚上还要和从内地来的几家媒体一同进餐。

餐桌上的她才偶尔展现出放松的一面,调侃着身为工作狂的自己身材一直没变,反而身边几个唱片公司的同事都长胖了十来斤。因为大约在半个多月之后就要迎来第一场25周年纪念巡演,她开始忌口,白米饭几乎成了她每顿饭的唯一食物,了解她习惯的歌迷甚至在生日会当天送了她三小袋生米,她觉得既好笑又开心,像举哑铃一样提起两袋在空中挥动了几下。

于是“劳模”的绰号开始渐渐在同事们中间流传起来,她自嘲,“很多艺人朋友可能会在微博po很多吃啊、宠物啊这些生活的东西,可是我po来po去都是跟工作有关。”然而多年来的习惯已经使莫文蔚练就了一项“越忙碌越享受”的能力。试听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她便飞往北京为即将在31号举行的专辑首唱会做准备,甚至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长时间的飞行本应是舟车劳顿,但到彩排时坐在化妆台前,她却突然感到一阵兴奋。这或许是天生的表演欲,又或许是那天的演出服给了她力量,当决定穿上那身曾在2008年第19届台湾金曲奖颁奖礼上穿过的紫色亮片“战衣”时,她的思绪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获得人生中第一张“最佳专辑”奖的荣光时刻。

她不会忘记十年前那个初夏夜晚的小巨蛋,因为“最佳专辑”这个金曲奖上最有分量的奖项对她来说意义非凡。《拉活……莫文蔚》这张专辑是她第一次担任音乐制作人、全部10首歌曲都由自己谱曲的作品,同时也是她与当时所在唱片公司合作的最后一张唱片。时值音乐行业数字化的转变期,面对即将到期的合约、行业的大变革,她觉得这也许将成为自己演艺生涯中的最后一张唱片。事实证明,这样的结论还为时尚早,重获信心的她在台上狠狠感谢了专辑的其他两位主创李焯雄和Terry Chen,一时激动得把奖杯当成了话筒。

奖项的意义还不止于此,当晚她的颁奖者之一正是自己的伯乐李宗盛。台湾对于莫文蔚来说是一块福地,在这里她推出的国语专辑开始逐渐被市场接受,李宗盛便是那个促成了这一切的人。高晓松曾在自己的节目中如此评价李宗盛:“他可能是华语音乐最大的一口井,当这口井滋润到那么多滚石唱片当年的歌手的时候,他周围其实形成了一片森林,枝繁叶茂。”莫文蔚就是在滚石时代被李宗盛所提携的艺人之一。

她常常和别人回忆起初见李宗盛时的那场饭局,并不愉快,甚至还有些奇怪,全程低着头的李宗盛从头至尾没有看过莫文蔚一眼,当时只有二十多岁、只在香港出过一张粤语专辑的莫文蔚事先在心里打了很多草稿,最后却一个都没有用到。本以为这是场没有结果的会面,但几天后却接到了李宗盛打来的电话,确定了签约的消息。多年之后,面对自己的伯乐,莫文蔚还会时不时地开玩笑,“你那个时候不会是在盯着我的腿看吧?”但在她心里,李宗盛在自己的音乐事业中一定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除此之外,没有人会忘记她在那场颁奖礼上的那句“我可以结婚了”,自然,也没有人会想到3年之后的2011年,在那届让她再度封后的金曲奖颁奖礼上,她会出其不意地宣布将在年底和自己德国籍初恋男友结婚的消息。

“结婚这件事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呢?”音乐财经和莫文蔚正式坐下来交谈,是在她生日前一天、北京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她穿着一身浅卡其色的长袖运动服套装,头发和妆容整理得非常精致。她看上去心情不错,也或许是因为咖啡的作用,采访过程中,她会隔几分钟端起咖啡杯,动作轻盈地喝上一口,再将杯口盖一张纸巾放回原处。面对记者的提问,她思考了两秒钟说,“现在会觉得更踏实一点,好像有了个靠山。”那是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不过她也不得不常常面对一些“已婚人士的烦恼”。31日的首唱会,有网友提出让她在现场摆几个性感的pose,她有点犯难,“我已经结婚了诶。”在主持人和现场观众期待的目光之下,她最后还是非常配合地完成了表演。

结婚也终归给她连轴转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喘息的空间。2014年,像陀螺一样在娱乐圈转了近20年的莫文蔚和丈夫各自安顿好手里的工作,订好了日子,一起飞到南美洲开始了为其3个月的旅行。他们在亚马孙河上漂流,览尽马丘比丘遗址的美景,度过了一段难忘时光。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莫文蔚谈起这次旅行,“要面对一些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你才可以重新认识自己、发现自己。”

不过她也说,工作狂体质的自己在离开几天后反而有想回来继续工作的冲动,“有工作的时候我反而是更有精神。”几天前在台北聚餐时,她透露因为丈夫工作的关系,结婚后便定居在了伦敦,春节也会在伦敦度过。她并不避讳谈起和丈夫的甜蜜瞬间,大方接受众人歆羡的目光。因为工作重心在中国,她依然不得不过着两边跑的生活,她吃了一口白米饭,云淡风轻地说道,“我嘛,反正哪里都是家啦。”

对话莫文蔚:跟不同的音乐人合作,我就像一个海绵

最近都在为演唱会做哪些准备?

莫文蔚:排舞、练歌、背歌词、健身,当然不是减肥,这一次巡回太大了、太长了,一共要持续18个月,所以精神真的要足够。一年多之前我们就已经开始筹划这次巡演了,排练也在几个月以前就开始了。


新专辑为什么叫《我们在中场相遇》这个名字?是你的想法吗?

莫文蔚:对,所有的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因为首先想到了half time中场的概念,因为像每一年美国的Super Bowl(超级碗)中场秀,就是很精彩的一个表演,其实用这个概念就是希望能像一个中场的party这样。我音乐路途也是到了中间的一个点,所以觉得是应该要好好庆祝、玩一下,也利用这个机会来感谢歌迷和支持我的人。

二十五年来所谓的上半场,我知道自己是很幸运的,这么多年来,我都不断地有很多机会可以和最棒、最杰出的音乐人合作,他们每一个都有影响到我,给到我很多东西。如果没有这些机会,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里。所以,我觉得可不可以用一张专辑的方式来感谢合作过的音乐人?重新再找他们出场一下,重新在音乐上碰撞一下,希望能擦出新的火花。

到了中间这个点来庆祝的同时,因为已经有这么精彩的上半场了,我当然希望下半场也更精彩,所以也想要在这个时候跟一些从来没有合作过的伙伴一起玩一下。

(注:《我们在中场相遇》的企划概念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以莫文蔚演艺生涯25周年为界,由不同的音乐人和莫文蔚合作创作歌曲。其中,“上半场”合作的音乐人包括了李偲菘、姚谦、伦永亮、李焯雄、李宗盛、张亚东、伍佰等,“下半场”则包括了方大同、Matzka、张艺兴、李荣浩、华晨宇、林俊杰、姚若龙等。)


包括这次的专辑封面在内,感觉你好像一直都很喜欢用自己的人像做封面?

莫文蔚:因为美呀,那不然呢?(笑)


这次的所有视觉又是一个怎样的想法?

莫文蔚:因为这一次专辑和演唱会其实基本上是一起走的,虽然叫不同的名字,但是是同一块东西,都是用球赛这样的一个构思。

比如说演唱会的海报,因为更想要让大家有去看一个足球赛的感觉,所以我穿着高跟鞋和礼服,可是却踩着一个足球,足球表面又是地球图案的样子。我觉得这里面可以说的东西很多,比如又是切合了“绝色”(注:莫文蔚巡演名称)的一个造型,你是一个运动员也好、表演者也好,有一种“只要你出场这就是你的宇宙了”的感觉,也是有这个概念在里头。

专辑虽然都是大头的一些照片,可是你可能发现只有唇色都不一样的。大家应该是想不到,我其实用了红色、金色和蓝紫色这三个颜色,就调出了其他任何一个颜色。等于做音乐一样,有了最基本的东西,来去就是八个音符,你就可以变奏出任何乐谱,也是同一个概念。


从正式开始筹备这张专辑到最后发布,前后用了多长时间?

莫文蔚:筹备、打电话、邀请这些人来,这些正式下来,可能陆陆续续的有一年多时间。


这些音乐人在为你创作歌曲的时候,你会提前和他们沟通自己想要一首什么样的歌吗?

莫文蔚:当然有跟他们聊整个大概念。


具体概念吗?

莫文蔚:也不是,是有具体的东西,但是没有说到(完整应该)是怎么样的一首歌,比如可能会稍微有聊到这是一首轻快的歌或者是情歌之类的方向,可是不会说太多。因为他们每个都是最厉害的音乐人,所以也不想把他们限制得、锁得太死这样子,而且我也期待看他们每个人会怎么样看待莫文蔚,我在他们眼中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模样,他们想让我唱什么样的作品。


这张专辑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一张专辑,那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来创作一首歌呢?因为自己可能更了解自己的想法。

莫文蔚:因为这一张专辑,我反而觉得是回馈给歌迷也好,感谢所有人,包括这些音乐人也好,可能更想唱他们的作品。当然我有想过是不是其中有一首歌是我自己写,比如加入弹古筝的部分,但好像我更想让他们来负责这一块。


在你的这二十五周年里,有没有一些比较重要的转折点?

莫文蔚:如果只是说音乐的那一块,当然从最开始在香港发广东话专辑,到很快把我带到台湾,这一个举动是很关键的。所以我觉得李宗盛真的很有先见之明,因为那个时候香港乐坛还很火,还很好很景气,可是他已经可以看到长远的发展,觉得肯定华语市场更重要一点。所以,我觉得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往那个方向走是对的。当然我也很幸运,因为宗盛当时也给了我很多最棒的资源,让我跟最棒的人合作,能在那个时候唱到他的作品,所以宗盛当然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我觉得我跟不同的音乐人合作,就像一个海绵,能吸收他们身上有的一些特色。唱歌的时候好像我也是一个演员,拿到了不同的剧本,演不同的角色,我也同时在发掘里面的一些可能性。

宗盛的话,尤其做到《十二楼的莫文蔚》那一张的时候,因为跟他的合作是整张专辑,要更完整,他也更想要把一个都会女性比较有女人味的感觉发挥出来,可是那个时候我还很怀疑,真的吗?因为我的个性还是比较像个男孩,蹦蹦跳跳,还在玩儿,突然就要开始有那种很妩媚的东西。

原来那是成立的,我都可能没有想象到,原来我是有那一块东西,所以慢慢地我的形象就越来越鲜明了。到了之后开始有跟李偲菘合作包括《爱》的那些情歌,整个形象和调调就更出来了。

后来碰到张亚东之后,又另外一个发展的空间,因为那个时候我又开始了自己创作,突然有两张唱片是自己写歌、全部自己创作,又是另外一种体验。再到后来我自己开工作室,自己管理自己,变得更了解自己。

所以我觉得这一切经历都很关键,没有任何一个都不行。

说到演戏,对你来说唱歌和演戏的关系是什么呢?

莫文蔚:我觉得唱歌也像演戏一样,只是你是透过音乐的旋律,用唱来讲故事或者演一个人物。如果真的要选的话,我还是觉得音乐比较完整一点,而且比较不能缺少。就算你看一部电影,也很少会看到一部电影是没有背景音乐、没有配乐的,一首歌就算没有人唱、没有歌词,可是你在看一个故事的时候,如果听到一种音乐,就会让你进入那个情怀里头。所以说音乐是不能取代的东西,不能没有。


觉得这二十五年来自己最大的变化在哪里?

莫文蔚:现在应该就更成熟一点,长大是必须的。可是我觉得肯定没有变的,就是我对表演、对音乐的热爱,只有越来越浓烈,没有减少。可能很多人做了很多年就会疲惫什么的,可是我就越来越嗨。现在会更享受每一次的表演,尤其在舞台上的时候,我觉得都是很珍贵很难得的。


那你觉得结婚这件事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呢?

莫文蔚:改变是肯定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做了一个仪式,可是就是会让你的心态不一样。当然最关键的是你要找对人,在对的时候跟对的人做这件事情。现在就会觉得更踏实一点,好像有了个靠山,应该可以这么说(笑),但也不是说那我就不用管了,他来照顾我就好了,也不是这样子。总之可是就是觉得很稳的一种感觉。


你之前说自己保养的秘诀就是要保持年轻的心态,那你平时会做一些什么事情来保持这种心态?比如玩抖音吗?

莫文蔚:前阵子当然有玩了,因为《慢慢喜欢你》那个歌大家都来玩。(笑)

我其实天天都在玩,我觉得工作对我来讲,就是像在玩一样,不是说玩就不认真,只是玩是一种享受,你做你爱的东西就会很有劲。所以有时候,如果有好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人反而会越来越累,有工作的时候我反而更有精神、更有憧憬。所以我觉得这个应该是让我一直保持所谓年轻的原因。


你是一个工作跟生活分得很开的人吗?

莫文蔚:其实工作就是生活,当然我私人时间是会分开。所以像很多艺人朋友,可能会在微博po很多吃啊、宠物啊这些生活的东西,可是我po来po去都是跟工作有关,因为我的生活就是我的工作,根本都没有别的东西。我觉得很难分,我私底下跟工作已经没有区分。


二十五年是一个很长的时间跨度,乐坛会发生很多变化,比如现在,很多人会觉得流量才是衡量一个艺人红不红的一个标准,那么作为一个演艺生涯有这么久的艺人,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莫文蔚:我觉得这已经是整个社会的一种现象,不只是艺人或者公众人物,普通的小孩可能都会说我要发什么东西我就会有赞有之类的。大家现在太在乎这些了,可是你的人生怎么可能靠多少个赞来证明你受不受欢迎,或者你是一个有很多朋友的人,或者很多人喜欢你,不可能对吧?

你的定位不可能架在这些东西和数字上面,尤其因为我有经历过之前的时代,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不健康的。所谓的数字不能证明一切,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回归到你本身的真材实料,尤其如果你是做艺人创意工作,你的电影、歌曲是不是可以一直影响很多人,其实更能证明你所谓成不成功,或者你做的事有没有价值。

可能你现在打完这个歌了,这几个月轰炸轰炸就可能让很多人听到,可是这个能不能继续流传下去呢?如果过了好多年,或者你都不在了的时候,这个歌还是有人想听,听到的时候会觉得感动,我觉得这才是真正有意思的事情,而不是你当下有多少个转发。


面对这样的社会现状,你会不会担心有一天被年轻人遗忘呢?

莫文蔚:我的每一个作品真的就像我的孩子,那我可能会更在乎每一首歌和作品,都是用我的真心做出来的,能影响到人、感动到人,这是我最希望做到的东西。

如果能做到,我就不怕。我觉得我在乎的不是所谓的流量,因为这个流量只有你知道、你在乎,没有人会因为你有多少个赞就认为你很棒,那个只是假象。我觉得真正有意思的,也不是说希望人家以后要记得我,记得我没有什么意思,可是如果我做出来的作品是可以一直影响到人,这个才是真正有意思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莫文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