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资本零亏损IP化,这家音乐公司举办了同名室内世界音乐节

董露茜 华井涛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10-08 14:34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世界音乐正在走向年轻人,室内音乐节或许是最好的呈现形式。

文章图片来自战马时代

音乐财经记者见到战马时代CEO刘钊的时候,他正在为公司在京沪两地举办的第一届“战马音乐节”忙碌,这是室内音乐节,主题为“图瓦英雄”,演出名单囊括了一系列当下优秀活跃的音乐家——恒哈图乐队、珊蔻、亚塔乐队等,现场票价从80580元不等。

“抱歉抱歉,刚才处理了点事情,久等了,来我办公室聊吧。”刘钊带了一顶毡帽,出现在我们面前。

 △战马时代CEO刘钊

在早期创立战马时代的时候,刘钊曾向音乐财经讲述过他两次创业失败的经历,最终他决定把兴趣和商业结合起来,传递民族音乐文化的价值。用刘钊的话说“我从心底认同这个东西。”

不过,刘钊对“小众”一词有些反感,也不愿意给自己扣上“世界音乐”的帽子,他认为音乐是有固定群体性和可持续性的,而不仅仅是从现在抓住未来。采访过程中,刘钊不时地用手调整帽檐的角度,似乎通过这个动作,也在为自己找到一个最佳的语境。

借用乌仁娜的观点,刘钊表示,“世界音乐”这个概念在欧洲已经烂大街了。“提这个概念的人非常多,但很多人只是带着浅显的商业动机。现在谁也不能明确地给‘世界音乐’做一个概念定义,它不像爵士、布鲁斯、或者我国的民乐、少数民族音乐那样去追根溯源。”

刘钊分享了他之前的一些经历,在中国他算是最早一批接触世界音乐的人,2011年开始做哈雅(HAYA乐团)经纪人,2014年与杭盖合作,更早之前他是乐评人,这让他对“世界音乐”的理解有一定的美学理论基础。

从乐评人转行艺人经纪开始,刘钊发现之前的做法并不客观,因为老百姓理解不了,也就很难去推动市场。做战马时代公司这些年,他对市场抱有清醒的认识,永远会是少数带流量的大热门在赚钱,但小众也会有自己的细分市场。

两年来,从下功夫做新媒体到运营粉丝社群,再到公司内部“有一只脚”专门负责线上精准推广工作,投资主办众多巡演,战马时代逐渐建立了一套相对成熟的市场打法。

并且,受益互联网时代娱乐消费的渗透,观众在年轻化,刘钊看到,这些年在恒哈图的现场,观众人群越来越年轻化。经常会看到很多穿着时尚、装扮野性的年轻男女。今年珠海站演出,一位刚考上大学的男孩儿来到现场分享了自己的故事,高考前压力最大的时候就是听了恒哈图的音乐,内心才得到平静。这些粉丝的反馈都给了刘钊信心。

对于这次“战马音乐节”,用刘钊的话说,是经营公司从量变到质变的积累过程,相对于目前运营模式比较成熟但竞争更为激烈投资风险也更大的大型户外音乐节,刘钊把目光放在了“室内”培育同名音乐节品牌上,重点则放在观众的音乐消费体验上。

办室内音乐节对战马时代的财务压力不大,公司需要找到在理念上有共识的各方合作伙伴。刘钊说,“北京上海三天六场的音乐节观众人数在5000左右,平均票价在200300元之间,除去场地方的分票外,收入已经很可观了。”

在策划这次音乐节时,刘钊想在剧院中为观众搭建一个蒙古包,配蒙餐咖啡,由满身纹身的蒙古大汉为到场观众调酒,希望有一种很Lounge的感觉。音乐之外,能够满足观众视觉审美和消费体验,同时配上影像展和摄影展的周边活动。但由于各种原因,有些想法没能呈现出来。

“因为我们是第一次做,总会有一些不被理解的声音,但下次我们会把音乐节IP、沙龙、展览和饮食文化等等都结合起来。适度调整音乐节的文化强度和消费范围,我们会做得更好,以后每年都会做两到三个音乐节IP。”

不过,这次在上海举办的演出中,刘钊受悉尼歌剧院的启发做了一次突破,把啤酒成功带进了剧场。“在悉尼歌剧院观众可以喝酒,在美国大剧院听音乐观众能吃爆米花,为什么中国的剧院就做不了?”1862剧院的领导给予了战马音乐节很大的理解和支持,他们联合熊猫精酿将啤酒带进了剧场,观众也很买账,两天下来20块钱一瓶的啤酒卖了500多瓶,演出现场还有粉丝拿酒瓶找乐队签名后表示要珍藏起来。

△亚塔乐队主唱亚伯特.库维辛

“这次之所以把他们和珊蔻请到一起做图瓦英雄,是因为图瓦文化对中国世界音乐的从业者和音乐家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图瓦的呼麦是最早让全世界听到亚洲的声音。”刘钊把话题拉回到文化上,这一次音乐节请来了三支图瓦乐队,他们的风格是以“图瓦传统音乐”为底子的布鲁斯摇滚,大部分成员都是现代语境下体面摇滚乐手的装扮,外表离草原文明已远,但亚塔乐队的主唱/主创亚伯特.库维辛却不同,他留着灰白色的半长头发,一看就是一张草原上的“蒙古脸”。

库维辛之前是恒哈图乐队的创始成员,从恒哈图离开后,1991年在莫斯科与一位前卫电子音乐人创建了亚塔乐队,由于库维辛常用一种名叫“Yat-Kha”的中亚小型乐器,乐队故而得名,1993年发行同名专辑后,库维辛与那位电子音乐人分道扬镳,但本人继续古老的图瓦之声,风格也包括了布鲁斯、摇滚和朋克。

而有趣的是,恒哈图现在最年轻的小伙伴来自亚塔,两支乐队之间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听过对方的音乐了。

△珊蔻 Sainkho Namtchylak)在音乐节

913日凌晨,珊蔻落地北京机场,风尘仆仆,来京是为了参演14日北京和15日在上海举行的战马音乐节,上一次音乐财经记者见到这位世界音乐领域传奇的老太太还是在今年4月,摩登天空与星外星推出合资品牌“北河三Pollux”举办的开幕音乐会上。

呼麦歌手、实验音乐艺术家、图瓦人珊蔻在图瓦共和国首府克孜勒学习了萨满教,后来到莫斯科加入前卫音乐的圈子,自从1993年世界音乐开端时刻她便参与其发展了,在过去30年发布了76张专辑。珊蔻代表着图瓦音乐,更是丰富世界音乐的一位传奇音乐人。在网易云音乐,珊蔻的作品《LOST RIVERS》评论接近20万,其中众多网友的评论甚至获得的点赞数超过了万数,备受争议的同时,也成为了一首神曲,打入了年轻人的世界。

对于世界音乐这个概念逐渐热起来带动的市场竞争,刘钊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市场盘子会越来越大,也足以证明这个市场的可持续性。

“市场是一方面,”刘钊最后补充道,“但战马时代的产品更看重文化的表达,我们试图为更多的年轻人搭建一座从传统通往未来的文化桥梁。”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战马时代, 刘钊, 战马音乐节, 室内音乐节, 世界音乐, 民族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