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估的编曲,为何赚钱这么难?

赵星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10-12 11:21 点击:
【字体: 】   评论(

幕后人生存问题再次得到探讨。

1011日晚六点半,张靓颖在自己的微博再次表示自己过了一个非常快乐的生日。今天早上五点十分左右,她发布的一条生日长微博引起了不少业内幕后从业者的探讨。在那条微博中,张靓颖表示,自己近几年在音乐制作过程中感受到了编曲是个“既需要强大的知识储备,也需要各种乐器的操作技能,需要艺术的灵感,需要从古典到现下所有音乐的了解”的辛苦工种,却偏偏“费用不高,还没有版税,所有的劳动都是一次性的”,因此她做出了如下决定:

“从今天起,我的每一次商业演出,为我编曲的老师都能收到来自张靓颖当日份的,与词曲老师同等的现场演出表演的编曲版权费。”

意外的是,这条包含着些许“小确幸”的微博迅速引起了邓柯等业内人士的转发和评论,媒体大V们在表示支持和点赞的同时,也借此机会向大众展示和解读了国内幕后编曲人的从业现状:难。

为此,张靓颖也在和律师交流后,发布了如何进一步落实自己这个“生日愿望”的补充细则,其中包括她个人在专业咨询后对于国内词曲创作者以及编曲工作者收入现状的理解与心得,并表示愿意在今后每场演出里为作词、作曲和编曲人提供总共3000元的固定报酬。

毫无疑问,在目前国内音乐产业版权保护环境还需要建设的情况下,张靓颖这次举动是单纯地在做一件她认为有意义的事。因此,她也很谨慎地在更新微博的末尾再次强调,向创作者们支付表演版税是她的个人意愿和个人行为,一切靠自觉,不接受指责、批评和监督,表明了自己拒绝“道德绑架”、被人揩油的立场。

张靓颖此举确实非常暖心,这也是一位艺人在深入了解产业现状后能够得出的真实反馈:大众能够直接接触到的音乐作品并非一蹴而就,从开花到结果的过程中蕴含着无数从业者的心血和努力,然而因为重视程度不够以及保护环境的不健全,许多人并没有得到自己应得的报酬,长期“为爱发电”的后果是大量专业人才的流失……

当然,这样的表述或许太过消极。从大环境来讲,伴随着“剑网行动”等正版化活动的推进,以及大众对于音乐等文娱作品审美意识和消费意识的进一步提高,音乐产业这几年已经复苏并进入高速发展的正轨。而这次受到瞩目的幕后编曲也是业内媒体经常探讨如何改善的领域之一。借此机会,音乐财经也准备了一点干货与大家分享。

编曲为什么“不好赚”?

这个问题的结论是,目前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编曲版权确实处于模糊地带,得不到有效的保护,无从获得规范化收益。

就国内状况来看,产生矛盾的主要原因在于国内的版权保护建设还处于词曲保护的起步阶段,但编曲已逐渐成为音乐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

需要承认的是,无论从《著作权法》角度还是客观实操角度来看,词曲是一首音乐作品的核心,编曲并非必要组成部分。不过,随着民众审美的进一步提高,音乐作品的构成也必然变得越来越丰富,而能够为歌曲提供二次生命力、拥有艺术价值的编曲也逐渐在行业中产生大量需求。

但从行业角度来看,目前国内的版权保护机制依旧处于起步阶段,各个产业环节都有许多问题需要破除沉疴。其中,作为原创作品核心的词曲版权确权问题尚未得到完善解决。

今年42018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上,从业者们还在就此问题进行过探讨,认为中国音乐市场已经经过盗版监管阵痛时期进入梳理阶段,内容方、平台方以及音乐用户都已经逐渐建立正版化使用意识,不过音乐作品的确权因为短视频等载体的发展需要明确和缩短进程,同时通过行业措施与政策推广提高盗版成本。(回顾:博览会 | 音乐人该如何更好地监测其音乐使用与管理版权》)因此,在原材料上进行二次加工与创作的编曲版权问题就被放在了词曲确权的后续解决顺位。

MiaoMusic创始人兼CEO、从事中国原创音乐23年的资深从业者李辉也对音乐财经表示,虽然现在国内已经有了著作权管理系统,但词曲作者权益还没有完全得到保障。MiaoMusic现在也自发地为词曲作者提供了更多权益,比如旗下艺人要是在商演或出演广告时使用了词曲作者的作品,他们就会从获得的收入中支付固定百分比的费用给这些词曲作者。

“编曲也很重要,但是目前我觉得(国内)还没有兼顾到这儿,更多的还是(关注)词曲作者。”李辉说,国内外目前对编曲都没有硬性规定,重视编曲的使用方也大都通过协议完成版税支付,”这个是对幕后创作人、制作人最好的一个尊重。”

作为音乐内容的“加工者”和“再造者”,编曲的确值得尊重。事实上,编曲的魅力在于能够帮助作曲在结构上、推动性上、甚至曲子潜在的律动上得到很大提升。长期进行编曲工作的制作人徐一也表示,和作曲相比,编曲的门槛并不低,“一般可以称之为制作人的编曲并不多,因为真正的制作人其实是比较全能型的,他可以定位到合适这个歌手的歌曲方向,甚至包括一些风格音色,监制整个过程。”

不过,徐一也承认,现在国内制作产业链中,位于更上游的作词和作曲部分还需要更多完善,“有的人随便哼哼就以为是作曲了,很多时候你会觉得这样的旋律完全不需要配上华丽的编曲,给编曲造成了很多痛苦。”

另一方面,比起国内现在“上不封顶”的作词作曲费用,现在编曲费用的天花板比较明显。鉴于国内音乐市场的逐渐扩大,对于编曲的需求量也逐步攀升。从接单的层面来说,许多编曲人能够获得一定收益,不过客单价也并没有太高。和其他幕后制作工种一样,能获得更多收入的编曲人都是具备了一定的名气和人脉的专业团队,一线城市需要编曲的大型综艺节目等为编曲团队开出的整体费用也不低,但分摊到团队个人的收入水准依旧待商榷。

作为在岗工作者,徐一对音乐财经表示,虽然编曲要求高、有时候很痛苦,但自己不会放弃编曲人不断抠细节的追求;在编曲版税问题得不到规范化解决的状况下,他还是会“一路泥泞”地继续往前走。但他也很希望编曲在未来能够像词曲一样参与作品收益分成,因为这样对于编曲人来说很大程度也会增加他们做事的积极性和端正态度。

当然,解决问题的过程无法一蹴而就,张靓颖这件事也算是为问题的解决“添砖加瓦”。试想,词曲创作保护与确权机制得到完善后,编曲人就能在更多好的原创作品基础上进行创作,获得更多满足和认可。需要的时间虽未可知,但大家不妨抱持“成功不必在我,但功力必不唐捐”的态度继续前行。

(刘而江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张靓颖, 编曲, 版权,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