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票务溢价谁之过?TicketNetwork诉讼引争议

音乐财经编辑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11-12 13:38 点击:
【字体: 】   评论(

票务整改,道阻且长。

记者 | 胡家玮

伴随着互联网科技的进步以及现场娱乐市场的逐渐兴起,票务市场有关票务平台与黄牛群体的“罗生门”在近两年一直频繁上演。

前两个月,音乐财经也曾报道过全球票务市场、尤其是二级票务市场在规范化方面发生的一些热点争议事件。例如纽约首席检察官Barbara D. Underwood对票务经纪人Don Vaccaro创立的票务网站TicketNetwork和Ticket Galaxy进行黄牛票交易行为进行了起诉,以及CBC与Toronto Star曝光了TicketMaster和黄牛合作暗中抬高票价等。(回顾:《TicketMaster陷“暗通黄牛”丑闻,票务转售究竟该如何规范?》https://mp.weixin.qq.com/s/eMe6dwoBTOAandRHDzDHqw)

近日,前文提到的TicketNetwork也对其受到的控诉进行了公开回复,其声称希望法院在启动调查之前考虑驳回诉讼的动议,因为TicketNetwork受到《通信规范法案》保护,且“不能对使用其平台的转售者行为负责”。

先来回顾一下该事件的前因后果。上个月,纽约州总检察长Barbara D. Underwood对TicketNetwork和Ticket Galaxy提起诉讼,包含其反复进行不实交易行为、商业欺骗、虚假广告和三项违反现行商业法等罪名,理由是平台上存在“投机交易”。具体来说,TicketNetwork平台上的黄牛们会大肆贩卖并不存在的“空头门票”,他们通常在消费者付款后,从一些主流网站以及代理商手中买票,再高价转售。

据悉,该诉讼审查了那些黄牛票交易的页面,有人称之为“做空票”,即转售者以远高于面值的价格贴出他们没有的票,然后观望是否有消费者以高价购买票。只有在消费者付款了之后,他们才会尝试从主流市场或二级市场购买门票以完成订单。

这种做法的目的在于降低转售者的风险,但是当他们无法以低于他们满意的卖出价格购票时,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与做空者会亏本的股票市场不同,许多转售者会轻易地完全放弃交易,不给购买者门票,然后溜之大吉。即使他们能够提供门票,通常座位也会和宣传不符 ,甚至连座位区域都不一样。

这种做法在票务界中广受争议,并被Ticketmaster、eBay旗下在线票务交易公司StubHub等公司明令禁止。消费者团体也普遍认为这是欺骗,因为转售者通常会在售卖之前把黄牛票贴到网站上,让人们产生票的供应量低、价格比大部分人心理价位更高的感觉。而许多粉丝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票是从黄牛那里买的,并且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更便宜的门票。

Underwood表示,TicketNetwork及其相关网站的做法十分猖獗,并指控TicketNetwork “不遗余力地隐瞒他们的阴谋”以及“向消费者宣称其网站严格禁止出售、试图出售或投放黄牛票”。她指责Ticket Galaxy客服代表欺骗客户隐瞒其买卖黄牛票的事实,还在诉讼中亲自点名TicketNetwork的CEO Don Vaccaro,认为其“了解并操纵了整个阴谋”,是纵容一切发生的幕后黑手。

“多年来,TicketNetwork专门设计程序,使Ticket Galaxy和其他一些内部的转售者能够通过TicketNetwork门票转售平台出售黄牛票,这些票看起来就像真票一样,”Underwood在起诉书中写道,并指出这些黄牛票“与真实的票无法区分”,指责Vaccaro“故意迷惑消费者”并获得比原本面值高出数百甚至数千美元的“巨额门票溢价”。

“被告的行为影响了数千名消费者。许多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了价格大幅上涨的黄牛票,许多消费者最终没有得到票面上显示的座位。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消费者根本就没有收到门票。”Underwood说。

据Underwood估算,纽约消费者为TicketNetwork上出售的黄牛票支付了超过3700万美元,而纽约以外的消费者则为纽约转售者出售的黄牛票支付了超过5400万美元。

不过,平台方面却认为自己不应该背锅。Vaccaro的律师们近日表示,由于克林顿时代的电信法通常禁止针对在其平台上发生的第三方行为而对技术公司提起诉讼,因此,TicketNetwork受到1996年《通信规范法案》第230条的保护,该法案通常规定网站不会因其用户在其网站上发布的内容而受到民事诉讼,而且TicketNetwork已被新泽西州高等法院授予豁免权,不会被起诉。

因此,即使Underwood要求负责此案的法官立即启动调查程序,但Vaccaro的律师公开表示,在法庭考虑驳回诉讼的动议之前让TicketNetwork和Vaccaro接受“代价高昂、会造成破坏性影响的调查”,不仅浪费时间和资源,而且肯定是对联邦法律赋予他们权利的侵害,因此建议在法院决定是否驳回对TicketNetwork和Vaccaro先生的诉讼之后再开始调查。

一方是积极推进票务市场整顿的纽约州总检察长,一方是自认无辜的票务平台。虽然二者针锋相对,但双方口径中指责和甩锅的对象都默认了最“毒瘤”的应该是黄牛群体。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在Underwood口中为溢价买单的消费者们却似乎不这么认为。

在该新闻曝光后,有网友留言指出,Underwood此次对TicketNetwork的控告没有太大意义,因为黄牛在他们眼中并非十恶不赦,更应该被指责的是目前票务平台很可能存在的价格垄断行为。一位名叫Joel Schwartz的网友写道:“可能确实存在5000万美元的溢价,但我猜这些订单中有超过99%的订单都帮助用户获得了门票。而就算没有得到合适的座位,那用户也可以从Ticket Network平台获得全额退款。这就是他们(黄牛)开展业务的方式,这种投机性的门票交易有助于控制门票价格……”他表示,由于Ticketmaster和Live Nation等平台在全球版图越做越大,这些平台可能会联手垄断门票供应来创造虚假需求,从而让消费者无法买到门票(或以更高的价格购买门票),“这才是应该被遏止的源头”。

据悉,驳回诉讼动议听证会定于下个月举行。虽然事件发酵至今已陷入罗生门,不同言论的出现再次证明了票务整改的道阻且长,但此类新闻的频繁出现也让业内外感受到了票务市场变革的趋势,有了更多打破沉疴的可能。

点此查看起诉书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TicketNetwork, Ticket Galaxy, 票务,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