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更“狠了” | 人物

董露茜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9-02-04 14:03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从“小绵羊”到“张制作人”,一个背负着“完美”的偶像明星,在2018年,似乎更“狠”了

“你觉得原因是在哪儿呢?”在1月初刚刚登陆爱奇艺的《青春有你》中,“青春制作人代表”张艺兴一脸严肃,拿起话筒问刚刚表演完还微微喘气的练习生姚明明,“我非常喜欢这种寻找原因的人,也希望你在练习的过程中间呢,能够……你的舞蹈把你锁在了一个框架里面,你以为你做得很大,但其实很小。”

姚明明是一位被认为最具实力拿A的练习生之一,因为他曾参加过韩国选秀节目《MIXNINE》,进入了Top10,但最终他只拿到了C的评级。一如既往严苛如张艺兴,给了姚明明C评级之外,全员无A,面对众多一涌而来参加节目显得不那么尊重舞台,表演功底“不堪入目”的练习生们,张艺兴当时的表情是悲伤的。

时间拨回到2012年3月31日,EXO正式在韩国出道,在出道前一个月,因为大强度练习,张艺兴的腰伤了,不得不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差点未能出道。即使妈妈哭着让他别再练了,张艺兴还是坚持了下来。

EXO出道的第一首单曲是舞曲风格的《MAMA》,为了让12个成员在舞台上展现出整齐划一的动作和节奏,为了观众根本看不出来的舞蹈动作偏差5度角10度角,成员们没日没夜的练习,编舞老师眼睛看不出来的地方,会通过录制的视频定格仔细看。

“直接压迫了神经,根本动不了。只能这么躺着。你想那一个月要出道了。我不敢躺了,我真躺不下去了,我最后的选择是打封闭。”接受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专访时,张艺兴回忆起7年前那个灰暗的初春,“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出道了,你想是不是?躺了一个月,站着腿还在抖,只能是打封闭出来咬牙跳。”

2018年初,在某一次跨年晚会上,张艺兴接受采访时形容自己的2017年是表现平平的一年,但显然从热度来看,2018-2019年却是张艺兴的“大红之年”。1月1日,张艺兴发微博写道,“2018年我休息了8天,希望2019年能够休息7天。祝大家新年快乐,休息日比我的十倍还要多。”

2019年央视春晚,张艺兴将与迪丽热巴、周冬雨、钟汉良、凤凰传奇合作带来开场曲,这是张艺兴第三次上央视春晚。开年密集的行程,也为张艺兴事业在新的一年写下了一个弧度漂亮的“逗号”。

对自己狠

张艺兴的行程实在太满了。见面这天,他似乎感冒了,一直在咳嗽,但兴致很高,聊起往日和爷爷外婆生活的场景,更是眉飞色舞,在那个世界里,他仍是一个尚未长大的小孩子。

刚坐下,我们先被张艺兴采访了一下,关于有没有听过他的歌,有印象的是哪一首。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穿一条膝盖破洞的浅蓝色水洗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黑色帆布鞋,脚跟露在外面,放松地靠着沙发,素颜。在等待答案的时候,他告诉音乐财经,“民意调查”对他来说很重要。

眼前的张艺兴,没有了大光圈背景虚化的镜头和海报、宣传照上磨皮美颜的后期,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音乐学院的在读生,一腔热血全都写在眉眼之间,说到音乐创作,便开始滔滔不绝。

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三张新专辑发布之时,2018年10月7日在红砖美术馆举行的“陌生人面对面试听交流会”。这一场聆听真实意见的活动,最终目的是在粉丝的保护之外,听到更严格的市场评价。

但遗憾的是,因为邀请来的很多朋友说话不够直接,张艺兴后来对音乐财经感叹,“我应该坐到外面,别的地方,可能大家更敢说。可能有的朋友也是要给个面子嘛,对吧?”坦然面对真实世界,跳出来更加客观的看待自己,这或许是跨年之际张艺兴决定上《吐槽大会》的原因。

在节目前半段,张艺兴整个过程的表情尴尬,虽然在鼓掌,但对比欧阳娜娜的自如,张艺兴完全笑不出来,以至于关于他的表情管理能力当晚就上了热搜。但到节目最后一刻的反击,张艺兴似乎又扳回一些颜面。在这个娱乐时代,严肃认真通常意味着不那么容易接近,张艺兴过去带给外界的印象,或者人设,过于“伟光正”了,其实不够娱乐性。

节目最狠的是对张艺兴音乐部分的吐槽:你说你要带领华语音乐走向世界,那你能不能先带领你自己的音乐走进华语世界呢?把华语音乐推广到全世界?你自己都不了解什么是华语音乐;听了张艺兴销量第一的音乐,觉得还不错,又接着听了排在他后面的音乐,流连忘返,再也没有回去听张艺兴的音乐;评价张艺兴的音乐,不敢说不好,也不能说好,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努力……

如果说壹心娱乐艺人张雨绮上《吐槽大会》坦承自己“看男人的眼光确实不行”这一槽点进一步获得了公众的理解,张艺兴微博附上的“白莲花”加上一句“看开了”,也同样达到了回应外界的目的。当期节目上,在为王建国颁完奖后,王建国在感言中说为了录制的演出,张艺兴凌晨一点还在排舞,“比我们这些本公司的人还拼,你不红谁红,活该你红!”

2月1日晚,《青春有你》第三期正片出炉,在片子里,张艺兴被练习生们围坐在一起,问到自己在做练习生时是否感到迷惘,他褪去评审时一贯严肃的表情,这样回答:“人生正是找自己的一个过程,就是面对吧……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是不是对的,也不知道怎样可以成为宇宙最强。”

同样是在2月1日晚,腾讯视频《即刻电音》总决赛举行,张艺兴带领他的“宇宙队”与李玟合作,两人的舞蹈视频片段再次登上热搜,粉丝们欢呼,“太炸了,吹爆艺兴的业务能力。”

如果没有粉丝的支持,张艺兴不知道自己究竟能走到哪天。张艺兴一直非常尊敬粉丝,所以他会称呼他们为“尊敬的歌迷朋友们”、“尊敬的粉丝朋友们”。

在《梦不落雨林》里,张艺兴写了一首歌《快门回溯》送给粉丝,但可能张艺兴不自己说出来,还有很多粉丝并不知道哪首歌是写给他们的,张艺兴把内心所有的悲伤都写进了里面。2018年11月,在面对《青春有你》总导演陈刚时,张艺兴在谈到和粉丝之间的关系时说,粉丝对他的爱是无私的,非常有分量的,但同时彼此之间也有距离,是忽远忽近的。

我希望我回头的时候,我粉丝还在……我不会停止攀登,到那时希望和我的粉丝共享我的荣誉。

在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人有两个选择,要么逃避,要么面对,张艺兴选择了“面对”。对于《青春有你》,最早张艺兴发了一条微博又删了,在回答对方的疑问时,张艺兴说其实自己内心对节目是抗拒的,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能给这些孩子们能带来什么。在上《青春有你》之前,张艺兴和团队有一个非常大的争执。但节目组和团队说服了张艺兴,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并且表示算是想通了吧。

陈刚问他,“你用什么样的方式想通的?

“责任吧,如果我能影响更年轻的观众,用实力去接受市场对偶像歌手的一种检验,这是我的责任。”可是,令张艺兴生气和无奈的是,他看到的是年轻人对于舞台的不够尊敬和急功近利,现在的市场太浮躁了,“对我而言,我愿意为舞台去付出努力。”

张艺兴感叹,很多人来这个舞台,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够出道,或者说引起不少的关注。对于这一点,陈刚也深有感触,“因为现在孩子们来得来容易了,稍微形象好一点或者是才艺好一点,走点直播或者什么其他的,还真的来得挺快的,不管是钱还是部分的人气……反而是机会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很不珍惜,而且内心浮夸得很,浮躁得很。”

“你会把要求定得很高吗?”陈刚问。

“我没办法把要求定得很高,那样的话所有人都去F了”,张艺兴耸肩笑,“所有东西都是要努力获得吧?最重要的是,市场会给予反馈的。”他希望最后成团的一定是那些有实力的、经受得住考验的、有梦想而且尊重舞台的人。

音乐:站到格莱美舞台上

在网络上,张艺兴有一个关联度极高的关键词,“格莱美”。张艺兴的梦想是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站在格莱美的舞台上表演,#张艺兴将出席第61届格莱美#的微博话题也已拥有3.9亿次阅读,讨论量达到23.1万。

对于在音乐路上的理想,张艺兴对音乐财经表示,最高目标就是格莱美。如果有一天能站在格莱美舞台上,那场景想象起来太美了,这也促使张艺兴在音乐道路上努力努力再努力。

张艺兴疯狂迷恋编曲,用各种方式不让自己睡觉,待在房间里编曲,以至于“十天不睡觉”做专辑成为一个广为流传的梗。在演员歌手综艺全面开花的版图下,张艺兴最希望被人认知的身份也是“音乐人”和“制作人”。如果媒体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他会开玩笑回答,“买我专辑的女生”。

张艺兴出生在湖南长沙,六岁时曾演过一个叫“欢欢”的角色,胖乎乎的很是可爱。张艺兴从小随外公外婆长大,因为外公外婆只得一个独女,因此在家中,张艺兴称呼外公为“爷爷”。爷爷是个老共产党员,非常严肃,外婆给予了张艺兴日常生活中细腻入微的爱。

△张艺兴6岁时出演的角色“欢欢”

张艺兴的父亲民歌唱得好,是一名声乐老师,张艺兴从小看了不少青歌赛(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小时候也曾想过要不要去参加比赛走这个体系。张艺兴的妈妈崇拜麦当娜和迈克尔·杰克逊,在小张艺兴的音乐基因中,既有17年来中国民乐的熏陶,也有欧美流行音乐的影响。

张艺兴从小就迷恋两样东西:游戏和音乐。妈妈对张艺兴爱玩游戏的爱好很反感,但很注重培养他的艺术才华,大部分时间他是在少年宫度过的。小时候,张艺兴也活跃在湖南卫视的各大节目中,算是个小圈子里的童星了,从小多才多艺,精通钢琴、吉他、葫芦丝,13岁开始尝试作曲。但直到14岁那年参加《明星学院》获得第三名,才算迈出了人生节点上最关键的一步。

2008年,SM公司在中国选拔练习生的消息通过电视传到张艺兴脑子里时,正处于少年叛逆和迷惘期的张艺兴迅速为自己做了一个决定:报名去做练习生。条件出众的张艺兴很轻松地就拿到了资格,离家来到韩国,残酷的现实给了得意洋洋的张艺兴重重一击。水土不服、人才济济的环境下,张艺兴不得不日复一日枯燥的练习。一次,张艺兴因为“饿极了”,无意间把桌子上一锅饭给吃了,然后莫名其妙“打了一架”,被SM送回国内。他沮丧极了,品尝到等待中的心酸,他开始反思自己。

2009年对于张艺兴来说是最关键的一年。还在做练习生的张艺兴爱玩游戏,他想拥有一台玩游戏的顶配电脑,于是和老妈说自己想做音乐,“骗”来了一台苹果电脑。“根本就是为了玩游戏,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做音乐。小时候真是不懂事啊,有时候真想抽自己。不过,说实话啊,确实感谢我老妈,什么都没想,就给我买了。”张艺兴说。

同一时间段,张艺兴认识了同为SM旗下签约艺人、叫做Henry(刘宪华)的前辈,热心的Henry劝张艺兴别玩儿游戏了,“我给你弄个软件吧,可以做音乐,你把U盘拿过来,给你拷一个”。Henry给了张艺兴三个文件,“骗”他说这三个文件要一个装完了,才能装另一个,安装过程中不能玩游戏,不然整个电脑就会崩溃。对电脑系统一无所知的张艺兴,只能乖乖照做。

“好久啊!你知道吗?好久好久啊!”现在回想起来,张艺兴还是会把“好久”拖长声调,摇头感慨着。拷软件那天,他足足在那里坐了一个半小时,才终于等到三个软件全部安装完毕。但是他完全没想到,软件一装上,电脑玩游戏的速度就慢了。

张艺兴觉得不行,得删了,于是又带着电脑,去到Henry家里,对Henry说,这几个软件严重影响到电脑玩游戏的速度了,想请Henry看怎么能把编曲软件给删了。那天下午,Henry反而打开电脑,演示了编曲软件的使用方法,张艺兴本着玩儿的心,发现越玩越有意思,从此过上了废寝忘食研究编曲软件的生活。他用这台电脑编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首曲子《Super Missing》,同时也近乎意外地发现了自己在编曲上的天赋。加上后来妈妈身体不太好,张艺兴玩游戏内心会有愧疚感,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地把音乐做好。后来因为电脑坏了,张艺兴当时已经做的“99首歌曲”,也随之消失了,这堪称他音乐路上最令人崩溃的一件往事。

也在2009年底开始,张艺兴对自己的练习要求达到了“苛刻变态”的程度,老师要求练习6个小时,他就练习到12个小时,把两三公斤的沙袋和哑铃绑在身上,边唱边练,自毁式练习让他在2012年春天出道前一个月倒下了。在采访中,张艺兴轻描淡写的提到“打封闭,脚站着不动都在发抖”,而在其他媒体的采访中,张艺兴还曾提到,他哭着对妈妈说,“尽力了,如果出不了道,别怪我。”

老天爷给了张艺兴酒窝,一笑起来右边的酒窝甜甜的,正是女孩儿们喜欢的样子,这使得他的气质,既可清冷,又可温暖。在流量时代,“长得真帅”却并不是张艺兴成为流量明星、行走娱乐圈的不二法门,毕竟曾经在SM的长相评级中,他拿到的是C。

时间走得很快,距离张艺兴2008年出国打拼,到组建国内个人工作室,至今已经过去整整十年。

“我一直在做梦”

“真的好奇妙啊,我的人生真的是一个奇幻之旅啊。”张艺兴说话的时候,喜欢用“嘛”、“啊”之类的语气词,采访中途他要了一杯美式咖啡,感慨着自己“上年纪了”。

张艺兴还记得刚回国时,有一次在一个活动上,一位前辈说,音乐市场死了,当时,张艺兴就想:“它不是一直活着吗? ”

张艺兴用“我们那个时代”来给时间做了一个划分。鹿晗吴亦凡黄子韬回国发展,张艺兴组建个人工作室后的这几年,的确对中国音乐娱乐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我们那个时代开始,它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这个市场,不仅仅是粉丝经济的市场,它刺激了音乐市场,让更多人觉得音乐是有希望的。

2018年下半年,《梦不落雨林/NAMANANA》作为张艺兴继和《SHEEP》之后的“三胎”,可谓是来势汹汹。先行曲《Give Me A Chance》一上线就取得了亚洲新歌榜排名第15的好成绩。在国内三大音乐平台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开启预售之后,便成为目前QQ音乐平台最短时间内破认证纪录最多的数字专辑。正式发行第二天就以超过1960万的销售额登上了年榜第一,年底的销售数据依然排第一,定价27元的专辑,目前在QQ音乐已售92.4万张。

出于对音乐的尊重和对自己阶段性的创作总结,张艺兴没有选择先发单曲,再发专辑,而是像嘉年华一样,一口气发了22首歌。“还是更多地要感谢粉丝。都是要尝一口好不好吃,再决定买不买。你还没看到这东西是什么样,你就花这么多钱在这上面,这真的是对张艺兴的信任,也希望我的专辑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任。”

对于大多数创作者来说,创作灵感一般来源于生活,但是张艺兴在没有什么生活的情况下,他的灵感就只能是,死磕。说到这里,他加重了“死磕”两个字的音。他死磕的方式近乎粗暴,时常在录音棚里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

张艺兴有自己的一些独特的创作方式。比如他喜欢听欧美最流行的歌,听歌的时候,他会先听国外的歌,听了两三首,适应了“1234567”之后,马上切到自己的歌,看一下整体的质量是“嗡”地一下子下来了,还是忽然切到自己歌的时候,依然能和原来的歌自然衔接?他也想把这种亲身体验到并且有效的“找差距”的实用方式推荐给所有音乐人。

在作曲的过程中,张艺兴首先会录一轨自己的人声出来,随后会请来自各个国家的亲朋好友们一起过来听,大家会给出不同的意见。

我一个人的力量其实挺单薄的,我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一定需要团队,他们就是我的氧气瓶嘛。

2018年,张艺兴提出了M-pop(中文和其他不同国家语言融合的歌曲)的概念,就是为了给自己在美国出道找一个迅速“被看见”的定义。《梦不落雨林/NAMANANA》整张专辑所有歌的作曲和编曲,张艺兴都亲力亲为。Future Bass、Dance、Urban和Hip Hop等9种音乐类型,都以一种和平共处的姿态存在在他的音乐作品里。

相比之下,张艺兴在MV上所传达出来的信息,可谓“洒脱”。这支他并不想透露具体花费数额的MV,横跨了几个国家取景拍摄,张艺兴用MV导演的视角来讲述了一个关于炼金术的故事。MV的概念和整张专辑的概念相呼应,专辑封面上绿色雨林的生命力加上不会坠落的梦,张艺兴希望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为了自己梦想去奋斗。至于MV,“我们要联系上下文来想。”

第一个镜头是大俯拍场景下流动的海水,这和第一张专辑里《Lose Contol》MV的第一个镜头的景别和角度几乎都一模一样。睡梦中的羊角项链和写着“巴黎”的快递单,和第二张专辑《SHEEP》又相呼应。这都是张艺兴醒来之前梦境里的画面。

“它其实就是一个传递,我一直在做梦,三胎啊,这个宝贝它在做梦,梦见的就是二胎,就是一胎。”

“硬气了”

天秤座的张艺兴性格其实有点闷骚,最初也不是一个看上去开得起玩笑的人,有时甚至有点不自信。譬如,在采访中,他会感叹道,“这位姐姐就对我无感,所以你的第一反应很重要。”

张艺兴曾承认自己是一个玻璃心的人,很不喜欢别人不重视他的感觉,就算内心尽力修炼到很强大,还是会很在意风言风语,他把自己框在了一个完美的架子里面。直到这半年,似乎他在偶像标准动作之外的“自己”更多了。

这几年来,来自身边人和周围过多的信任和赞誉,也难免让他在另一种层面上隐约产生不安和焦虑。“所以我要去打另外一个市场,去听一下攻击你的声音。”说到这个话题,张艺兴有点不好意思,“别人一直在说我好。我也没有什么好不好,我也是一般人,你要是想听负面消息,总有一天会有的。”

2017年10月,在张艺兴举办的事业版图新闻发布会的最后,表演完新专辑主打曲《sheep》以后,在原创背景乐《约定》下,张艺兴为了感谢粉丝,弯腰鞠躬一分半钟,这一刻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下跪鞠躬弯腰等场景在张艺兴的艺人生涯随处可见。装?张艺兴还是挺介意的,在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中,张艺兴干脆说自己能装一辈子,装一辈子还能叫装吗?

我希望你们做最真实的自己,有人会说你装,我可以装一辈子,这就是我自己,难道不是吗?我那个时候刚刚回来的时候,参加一个节目,一个真人秀,我尊敬每一个前辈,别人会对你说,哦,他装的。

在2018年下半年启动的项目《即刻电音》中,张艺兴、大张伟、尚雯婕担任主理人。在这挡自播出以来就十分有争议的电子音乐综艺节目中,张艺兴大部分时间扮演的都是安安静静地、温和的好脾气先生,也较难见到他在偶像选秀节目中的严苛。这可能与他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到电子音乐领域,但对偶像领域,他十分熟悉且专业,也因此表现程度会有所不同。 

不过,随着《即刻电音》节目的推进,依然出现了一些较大的争议点。首先是在节目之初,尚雯婕对商业音乐和独立电子的表态,让张艺兴不舒服,他无奈地反驳道,“我觉得我做的音乐也没有那么商业吧。”然后是1月5日,Anti-General选择了张艺兴,张艺兴本人也表现出自己态度硬气的一面,没有让步。

到了12月底的“三次被闭麦”事件,被大张伟粉丝攻击,在录制现场,张艺兴愤怒到了极点,青筋暴起,在连续几次发问却未得到回应以后,张艺兴愤然离场。这在张艺兴艺人生涯中,这种级别的现场发火也带来了“话题量”,随着现场录音在微博被曝光达到了高潮。

而在2月1日总决赛的开头,镜头切到主理人张艺兴时,他感叹道,不管结果如何,节目留下了这些作品。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和陶乐然合作的《香水》、和Jasmine的《快门回溯》、还是和Anti-General以及Jasmine合作的《无人之域》,给外界的感觉是,张艺兴的M-Pop确实海纳百川。

“我不要喝汤”

2018年,开始有媒体评论说,张艺兴是个演员了。在《一出好戏》里,他从最初单纯天真的小兴,眼睛里逐渐有了欲望,小兴说,“我不要喝汤,我也要吃肉”,人要变狠,才能有所得,张艺兴准确地演出了小兴这个角色心理变化的过程。

△《一出好戏》里的小兴

黄渤执导的《一出好戏》让大家看到了张艺兴的演技,他每天化脏妆而不敢照镜子。然而他的“牺牲”还不仅仅只是这一点。为了这部剧,有洁癖的张艺兴在剧组里待了将近五个月的时间,每次开工收工都要走半小时山路,活吃生鱼也只是其中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场景之一。

《一出好戏》票房突破十三亿之后,张艺兴发微博感慨:“我一直都是一个活得很不任性的人,很在意周围人的感受,然而我也在一次次好与坏的结果中成长,最终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何得到。”

在电影的真人秀第十期完结篇里,临杀青的时候,张艺兴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在一张纸条里,放进一个透明的漂流瓶:“渤哥,感谢你的选择,希望这个小兴没让你失望,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彻夜长谈,聊生活、聊电影、聊过往。还记得当时你跟我说金碧辉煌,闪烁实力的独角兽,虽然不太懂,但跟着您走这一趟,发现了新大陆,发现了生活,发现了知识。爱你千千万万年,再忙也要照顾好身体。”读到信的时候,黄渤表情复杂,似乎眼角有泪闪过。

当被音乐财经问到“是希望往实力派方向努力吗”的时候,张艺兴回答很果断:“我就是实力派啊,我是往实力派里更加有实力的方向继续努力。不要看不起我们这种流量,如果你看我的话,会吓你一跳的。演戏、唱歌、跳舞、编曲制作,你们所有能想到的我都能做到。”

2018年,张艺兴的气质渐渐从“平淡”中走出来,风格逐渐鲜明。

在代言市场上,张艺兴也迎来了丰收的一年。从2017年的Valentino首位中国区品牌大使、雷朋大中华区首位代言人、CONVERSE首位亚太区品牌代言人、妙卡首位中国区代言人、蒙牛纯甄品牌代言人,到2018年,从吃、穿、用、行到app,张艺兴的代言覆盖了方方面面。巴黎水、春夏、MAC、三星、梦幻西游、大众点评app、美拍app、腾讯地图和碧欧泉等都选择了张艺兴。

在与三星的合作中,对方发新闻稿如此表示,“通过正能量的代言人,也让他们感受到了三星手机的年轻化态度,以及与年轻人沟通的诚意。”

张艺兴曾经在一个很冷的冬天,一个人来北京办签证。整个城市对他而言特别陌生。“这么多高楼大厦,没有我的落脚之地。”那时他住在一个空调坏掉的快捷酒店,服务生态度和那时的天气一样冰冷。现在他的生活常态,却是在不同城市不同的五星级酒店醒来,把同样的话换着方式说很多遍。

没有个人生活,行程密集快节奏,也似乎不能任性,但二十七岁的张艺兴从未停下过“寻找自己”的脚步,他带着当下主流艺人、流量明星们共同的枷锁,在这个空间里努力实现个人自由。他内心深处也时常在羡慕着那些羡慕他的人,去到一个互相不认识的地方,过一天平常人的生活,也挺幸福的。

“人生一直在给我机会嘛。幸好我能够抓住这样的机会。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幸运,加上百分之一的努力。”张艺兴归结道,“昨天还有人问我,那为什么百分之一的努力你还这么努力?我就说你都有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幸运了,如果连百分之一的努力都没有,你就永远不会get到自己的梦想。”

(编辑部木小瓷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张艺兴,
分享按钮